All About Leon

對話《圍爐》製片人:印象最深是黎明

http://ent.sina.com.cn/music/zy/2017-07-11/doc-ifyhwehx5655951.shtml

對話《圍爐》製片人:鄧紫棋談林宥嘉是自然流露

2017年07月11日 09:42

新浪娛樂訊 音樂故事節目《圍爐音樂會》的市場處境十分微妙:播出頻道不是湖南衛視、浙江衛視這樣的一線平台,主流受眾是60後到80後,所邀嘉賓是時下年輕人並不熟悉的“老輩”藝人。作為一檔不設任何評審機制和競技模式,而以小型LIVE為主打內容的慢綜藝,《圍爐音樂會》看似很難如其它緊貼時下熱點的音樂節目一般,輕易製造出噱頭,提高網絡關注度。但錯開週五和周末這三天的綜藝高峰期之後,《圍爐音樂會》的收視還算穩定,口碑也不錯,也引發不少網友在各網絡平台髮長評自發安利。

同時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無大平台加持、無品牌化效應的前提下,《圍爐音樂會》竟然湊齊了黎明、Beyond、黑豹、王傑、崔健這些以前鮮少在綜藝節目露面的老牌藝人或者說是華語樂壇的絕對大咖,甚至還能讓他們在舞台上“打開”自己,願意去傾訴不曾公開的往事——在此之前,沒有人會料到鄧紫棋會主動談起18歲的自己,以及18歲和林宥嘉的那段戀愛經歷;也沒有人料到王傑會在台上提及自己的嗓音問題,還在唱《安妮》的時候當場落淚,講述當年他愛的那個女孩。

  而這樣一檔回歸音樂本質,用心挖掘藝人AB面的綜藝,就是出自銀河映畫文化傳媒公司創始人周凌之手。他向我們透露,一開始在邀請嘉賓方面,的確多為“跪求”,黎明、費玉清等都是出於交情才來參加節目的。但當嘉賓標杆豎起來,節目品牌做起來之後,很多藝人也會主動聯繫節目組,“F4我們已經敲好了其中的F3,許茹芸也一直聯繫我們想過來”。

  鄧紫棋講林宥嘉是自然流露 沒想到王傑會提嗓音問題

  周凌一直想做一檔沒有主持人的節目,也並不是不想請,主要是想請的主持人通告費太貴。但他確實也厭倦了主持人在台上talking的方式,無非是ABAB式交換,甚至一個問題問不好,還有可能會激怒藝人,然後不留情面地給你懟回去。所以,周凌始終覺得讓藝人自己有感而發才最好,真實度也會更高。

但當他走訪所有電視台去談合作時,這個提議卻被駁回了,台長們苦口婆心地勸說:“小周啊,藝人說話有利落的,有不利落的,沒有主持人的話它內容怎麼弄? ”不過,處女座的工科男做事總是有點軸——你越不讓我做,我越要做成給你看。於是,當周凌遇到正準備打造音樂產業基地的四川衛視時,兩邊幾乎一拍即合。

  事實證明,這個選擇沒有錯。當鄧紫棋在“重返十八歲”環節談起林宥嘉時,當王傑在台上提到自己的嗓音問題時,話題點自然而然地就出來了,這些是超出臺本設定之外的驚喜。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安全距離”:當全場燈光推暗,只有一束追光打在身上,看著台下那些素昧平生卻喜歡了自己很久很久,默默坐在兩米遠的地方專注看著你的粉絲朋友,也許你會突然不由自主地想去吐露曾經不願開啟的心事。在主持人訪談環境下,以上都是絕無可能做到的事。

  新浪娛樂:最開始想做《圍爐音樂會》這樣一檔沒有主持人的音樂節目的原因是?

周凌:來自於我有一次去法國玩,法國人很喜歡去那種小劇場,他們沒有所謂的主持人概念,所有的歌手都自己串場,每個人上來表達說今天要帶來什麼,當然他那個表達出來就是你能買他的CD嗎?每個人各自帶著自己的哏上來,來推銷自己,我自己看下來也覺得,誒,有的人能打動我,我就想去買這個,其實挺好的。所以說,我就想我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這樣一檔節目。

最開始其實我想找主持人,但是太貴了,後來自己說服自己沒有主持人也無所謂,因為所有主持人都是talking talking talking,AB AB交換,那個感覺不是特別好,跟採訪最好的魯豫還是會被懟一個道理。我覺得讓歌手自己有感而發會更好,說實話我覺得即使我上台之前跟藝人對一萬遍,但到了台上狀態還是不一樣,你其實沒辦法去規定他說什麼。你看每次“重返十八歲”我們都會幫他寫詞,或者他自己想好我們打上去,包括鄧紫棋也一樣,但是她那天就說她十八歲遇到她愛的人,但是那個人不愛她,她就會去說跟林宥嘉那一段嘛——我們以為她不會說,但她現場就是說了那一段,因為那個狀態下,讓她回憶十八歲,她第一反應就是林宥嘉,沒有別人,你說主持人去問,她一定會懟回來,但她這個就是情境下的自然流露。

  我覺得這個是《圍爐音樂會》最有魅力一點,它會自導性去說。像王傑,他去回憶被人毒啞(的經歷),這是他最真實想表達的。藝人之所以能在我們節目裡打開自己,其實很簡單,除了沒有主持人,另外我們的舞台跟別人的舞台不一樣,我們最遠距離可能也就一米五左右,尤其還是真的粉絲去,包括王傑那天真的是全國各地的粉絲都來了,所以他會有完全不同的情緒,而且我們整個舞台在音樂類節目中算比較大的,它在全部黑下來之後,一束光射下來,人在那個環境裡頭是不一樣的。

  新浪娛樂:在節目前半段的真人秀部分,藝人也會講很多之前未公開的故事,這部分是靠主持人去“套路”嗎?

  周凌:其實也是邊玩邊說的,你看像藝人們坐車裡那一段,他基本也是邊開車邊聊嘛。可能我更希望的節目狀態是那種比較放鬆的環境,我為什麼會選開車這個方式,是因為在一個封閉的環境內,路途在行使,你的狀態會很放鬆,而不是像坐在一個演播室,狀態一下就拘謹了。包括路上有些粉絲可能是我們設定的,有些是真的拎上來的那種,你意想不到會怎麼樣,所以藝人可能也會覺得好玩,能玩兒起來。你看像孟庭葦,她說她沒騎過馬,她說她一直想學茶道沒學過,我們就給她租了一個特別仙兒的衣服,她就像小公主一樣說:“誒呀,你看我多美呀!”我覺得人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候就會放鬆下來。

  新浪娛樂:還有哪些玩兒得特別high的藝人?

  周凌:王傑其實是我最出乎意料的,因為我老覺得王傑應該是那種苦個臉,像苦瓜一樣。王傑那邊之前說他來就想唱歌,不想做騎摩托車互動部分。他們跟我說老周我們就收了你一個商演價格,我們正常商演通告之前唱三首歌,現在唱六首,你就當你賺了。後來那天我們也抱著硬凹他的想法去讓他做菜,發現也能做,還做了雞腿。我們女主持人長腿一亮,他也o海了,最後也騎了摩托車。所以我覺得藝人也挺好玩的,要么是經紀人擋著要么怎麼樣,你會發現那些老炮兒歌手也有能玩兒的一面,就是包括他自己在車上跟吉杰聊,也讓吉杰覺得這個人跟電視上那種憤世嫉俗不一樣。

新浪娛樂:節目已經做了很多期了,你印象最深刻的歌手和你最滿意的一期節目是?

周凌:我印象最深是黎明吧,因為黎明只是上過深圳衛視,沒有上過別的,他也跟我說如果單獨從平台說,他不考慮,但是他能答應來,去唱這麼多首歌,我還挺感謝他的。包括像請嘉賓魏晨也是,他自己給魏晨打的電話,最後就收了一個成本價就來了。黎明看完節目跟我說,不管這節目是不是錄完我這一期就不錄了,最起碼沒讓他去競技之類的,就是讓他去唱歌,唱自己想唱的歌就好。


黎明深情演唱

要說錄得最o海的可能是Beyond。 Beyond也是我記憶很深的,情結嘛。我之前說過Beyond之後再沒有人寫勵志歌曲還能唱這麼o海的,現在所有歌寫得都是小家子氣,要么你愛我呀,要么你背著我愛別人……再沒有人寫《大地》啊,《光輝歲月》這種歌,我覺得大家是需要這樣的歌的,因為你在不開心的時候你是需要唱這種歌的對吧。

  新浪娛樂:那《圍爐》接下來的嘉賓有什麼方向嗎?

  周凌:我們最近在談F4,不過可能只能談到F3吧,有一個人死活不來。 (誰?)周渝民。其實華語樂壇很多人都可以,像劉若英啊,李宗盛我們都還沒請,還有蔡琴這些人,我覺得這些人才是我最想錄的,包括梁靜茹這些。 (會來嗎?)在談。劉若英答應了,只是檔期問題。

  迪克牛仔自掏腰包多排一天 張信哲音樂改編方面很較勁

談起老牌藝人最吸引人的特質,周凌稱:“做人。”然後憤憤地直言不諱道:“我自己錄過很多藝人,可能老藝人和年輕藝人最大的一點區別是老藝人真的是藝人,現在有些年輕藝人就叫做賺錢機器,不誇張,跟他們溝通也好怎樣也罷完全是沒辦法的。”

  與此同時,他也不吝表達對同為年輕藝人鄧紫棋敬業精神的意外。 “像鄧紫棋,因為我做過很多次她的商演,並不是特別喜歡她,但這次讓我改觀的一點是,我覺得這個女孩兒紅肯定是有原因的,那天下午她外拍完之後,她和曹格彩排《背叛》,合了最少四個小時,曹格都不行了,最後幾乎是鄧紫棋一個人在唱,她真的是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地去摳。”

  但更多的時候,周凌還是在褒獎老牌藝人。已經56歲的趙傳在彩排時,第一反應不是試音,而是去舞台的各個角落去感受音響效果。對趙傳而言,每個進來的觀眾都是上帝,他要保證每個人聽到的音樂都是最佳效果。 58歲的迪克牛仔,在拍完爬長城的真人秀部分後累得無法動彈,但為了實現更完美的演出,他又自己出了3萬塊錢,留樂隊多彩排了一天。

  新浪娛樂:新老藝人的區別,能否具體舉例講講?

周凌: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啊,就是歌手來彩排,其他人可能都上台試音,123就試完這個樂隊看合不合,但是趙傳,五十多歲了,他來第一次沒有試音,他第一反應是讓現場放伴奏,然後他去舞台的各個角落裡聽,看哪個音響的效果有什麼不一樣,他覺得每個進來的觀眾對他來說都是他的上帝,他要保證每個人聽的音樂都會是一樣的。第二才是彩排來試音,合一下看哪個地方好,哪個地方不好。然後第三呢就是,可能他對於有些事情,就是年輕人可能不會妥協,但他會妥協一點,他可能經歷的事情多了,他會妥協。

  包括迪克牛仔,更了不得,因為我們彩排只有一天時間嘛,老爹他年紀大了,爬完長城可能他覺得他不行,就又自己出錢彩排了一天,花了三萬塊錢。你會發現跟這些音樂人接觸會很好玩,就是真的就會這樣,歌手裡頭他們還是都挺較勁的,到自己唱歌的這個事情上所有人都挺愛護自己羽毛的樣子,他們每個人做的那些點,會讓人覺得他能紅是有原因的。

但是年輕人有好的,像鄧紫棋,就是我之前對他其實挺……因為我做過很多次她的商演,並不是特別喜歡她,但這次我喜歡她的一點就是說,我覺得這個女孩兒紅就是肯定是有原因的,她下午外拍完之後去彩排和曹格合的那一首歌,她合了最少四個小時,曹格都不行了,她基本都是唱,唱了四個小時,就是每一個音節都一個個摳一個個摳,我就覺得這個這也挺牛的。

新浪娛樂:錄這麼多期之後,你從藝人身上都學到了什麼?

  周凌:因為我是急脾氣,張信哲跟我說你要慢下來,他說慢下來之後你會發現世界是另外一個模樣。聽完之後我也試著讓我自己慢下來,包括老崔跟我說你看你們做電視這些人都沒文化,你得多看哲學。還有小剛,我覺得小剛說的一點很好,他說做這個行業來說,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時刻都不能放棄創作這個東西,他說創作這個事你放下了再撿起來是撿不回來的,你要保持一種連續性,他說即使他瘦到那個德性的時候,他在病床上他跟他媳婦說最重要的是拿一支錄音筆給他,他要繼續寫旋律什麼的。真的是這樣,很多東西可能丟下了再想拾起來就很難。

包括黑豹,趙明義那天我們錄完之後一起去吃飯,他說所有人都覺得沒有竇唯的黑豹是叫黑貓也好,黑鼠也好,他說誰都知道確實是這樣,但人有時候要阿Q一下自己,不需要管別人那麼多,只有堅持下來了,才有再改變的機會。如果不堅持,被大家說垮了之後,再想證明自己都沒用。被人罵了快幾十年了,今年出了第七張專輯。我覺得確實也是,包括我們自己做節目,也有人說不好,但是可能作為製作團隊來說,會灰心不想做下去,但你總能做一個東西出來讓大家說你是可以的,確實是。

  新浪娛樂:跟藝人協調溝通的過程中,最難溝通的是哪一塊?

  周凌:音樂,改編。我們節目其實最麻煩的是兩點,一個是說音樂LIVE部分,有很多現場樂隊,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像李玲玉我們邀了她好幾次沒來,是因為她怵唱現場樂隊,因為她老怕進不去,當然老一輩藝人到現在這個時候可能體力並不能支撐她唱現場樂隊,可能音樂LIVE是最麻煩的。第二是改編,因為改編我覺得分兩步走,一個是他從心理層面覺得改他東西可能很難接受,二是改完之後不管是改什麼樣的曲風,他可能唱的時候很難駕馭,但是好像從前幾期那些難搞的藝人,像黎明他們改完之後,後面大家也都約定俗成了。包括鄧紫棋我覺得是對音樂最苛刻的了,她弄那個美國音樂碧昂斯那種,溝通了將近十天,最後她也改了,我們就發現很多東西其實堅持成一個套路它就可以完成了。

改歌的話張信哲最後就沒改,是因為我們改了好多版,他就去試,試了之後覺得怎麼唱怎麼都不像他情歌的樣子,後來我也妥協了,因為有的東西真的就不能改,可能是我們這些做節目的人就真的喪心病狂覺得必須要改一改會創新或者大家會喜歡,但是真正改下來會發現還是原來的《愛如潮水》、《過火》會更適合。但是有的改了就比較好聽,像張宇也好,費玉清也好,他覺得改了他的歌又不一樣。

  新浪娛樂:節目已經做了兩季。第二季跟第一季相比做了哪些調整?

  周凌:可能前面第一季裡頭真人秀的部分都比較局限於場內環境,第二季是坐車也好,去做他們自己想做的事也好,更多元了。其實我們之前也想那麼做但是就怕藝人不同意嘛,因為說實話像其他節目給的通告費就是唱兩首歌呀,像《金曲撈》。比如黃綺珊,她說弟弟,你看你們給一樣的錢,你就耗了我三天,你還讓我打網球、做菜,那個(《金曲撈》)就耗一天。一樣,我們之前也會擔心藝人會覺得時間花太多,但後來發現,像藝人,他來之前也會看節目,就像沙寶亮一樣,他看完黃品源做的事情是划船之後,他說你們已經劃過船了,那我必須得衝浪了,大家也是比著來的,特別欠得慌(笑),真的是。包括我們本來下面還想再錄F3,他們三個說吃飯什麼的都做過了,剩下只能蹦極了吧。藝人真的是比著來,誰都不想弱。包括像邀請朋友也一樣,鄧紫棋本來不想請曹格,她之前想邀請的藝人不是很出名,後來說邀請完之後看大家邀請的藝人檔次都還可以,她自己就打電話給曹格,曹格來了。

  新浪娛樂:藝人邀請嘉賓這方面主要是藝人自己聯繫還是你們會給建議?

  周凌:他自己聯繫。

  新浪娛樂:完全自己?

周凌:我舉個特別失敗的案例,就是辛曉琪請了黃大煒和品冠,黃大煒是她很好的朋友,但是品冠是她經紀公司推薦的,後來我才知道,她跟品冠完全不熟,她倆在台上我就說這是好朋友嗎?我說我們以後也跟藝人約定俗成第一件事就是導演組、藝統也好,來之前一定要跟藝人通一次話,你到底想請誰,除了特別貴我邀請不來的,你就退而求其次嘛。但是我覺得藝人其實來我們節目已經把它當成玩了,而且真人秀大家可能就想著說要幹點大家沒見過的事情。包括那個張信哲去賽車一樣的,也真是把他逼急了,他說我總不能拿一堆古董來吧,我還能吸引年輕歌迷,他說那就賽車吧,也是捏著鼻子上的,下來之後也快崩潰了。

  打“懷舊牌”是因為沒得選 《圍爐》比《金曲撈》歌多

Q2季度的綜藝中,《金曲撈》、《我想和你唱》、《圍爐音樂會》這三檔節目都在打“懷舊音樂牌”,對於這個問題,周凌耿直地回應稱:“因為真的沒什麼可做的了。”同時,周凌也驕傲表示,跟《金曲撈》相比,《圍爐音樂會》的優勢就是歌兒多。 “你看《金曲撈》唱兩首嘛,我唱七首;《金曲撈》是棚內,我還有棚外;《金曲撈》是原唱,我翻唱了對吧;然後《金曲撈》沒朋友,我有朋友。”說完之後,他還開玩笑地調侃稱:“完了,《金曲撈》製作人聽了之後想打人。”

  新浪娛樂:這一季度的綜藝也好像好多都在打懷舊牌,包括像《金曲撈》、《我想和你唱》其實都有點懷舊的感覺。

  周凌:你知道為什麼嗎?真的是沒什麼可做的了。因為我做綜藝做了12年,我會發現說大家都是跟著潮流一樣,真人秀做完做棚內,棚內完了之後再做真人秀,可能就是滾著來。但是你說綜藝節目,其實做來做去只有音樂節目生存率是最高的,為什麼?是因為歌在那啊。我真的做過研究,音樂真是伴隨人類最長的,除了酒,就屬音樂了。你肯定也有啊,就是你失戀時候可能什麼事也不做就是哼唱一首歌,你看我每次失戀我就會唱《勇氣》。

  新浪娛樂:那您覺得《圍爐音樂會》和其它打懷舊牌的節目相比優勢劣勢分別是什麼?

  周凌:那就是歌兒多吧。第一就是歌多,你看《金曲撈》兩首嘛,我唱七首,《金曲撈》是棚內,我還有棚外。還有就是《金曲撈》是原唱,我翻唱了對吧。然後《金曲撈》沒朋友,我有朋友。

  新浪娛樂:節目受眾主要集中在60到80這個年齡段,那年輕受眾這塊您是直接放棄了嗎?

  周凌:說實話我想放棄,但是說差不多的話我們也想努力,我再說直白一點,因為年輕藝人現在他們太貴了。某些小鮮肉 500萬起你怎麼錄啊,真得錄不起。而且從我心裡我覺得他不值這個錢,你說你F4聚在一起,讓我投500萬還行,或者好歹四大天王來,我還能摟著拍張照呢。真的,我不知道你理不理解我們這些30多歲人的情懷,那天我跟他們說Beyond錄完、崔健錄完、黑豹錄完,是完成我自己的心願,可能我做節目我是主觀意識比較強,像黑豹,我喜歡音樂第一天就喜歡這個,包括Beyond,我上學的時候就覺得哪天能跟他們一起怎麼樣挺好,後來錄完那天我們還一起去喝酒,我覺得這錢花值了!

  新浪娛樂:落地演唱會的話其實像主流受眾年紀可能偏大一點,他們未必能夠適應這種形式吧。

  周凌:現在70後是主要購票人群,你看現在賣票方面最好的是五月天,五月天的購票人群基本是70後80後,90後很少。但是你看我朋友們加價買前十排的,基本全都是70後80後,包括我自己,我很少去買演唱會的票,但張惠妹的我會去買,蘇打綠我就不會去,因為我覺得不適合我,但是張惠妹再貴,她去哪開都一樣,只要我有時間我基本都會飛過去。現在主流消費人群還是70後跟80後。

  新浪娛樂:做這檔節目最大的意義是什麼?

  周凌:我覺得就像我寫的slogan一樣,溫暖是人性最需要的東西。我那個slogan真的想了好久好久,可能就是“溫暖你的世界”最重要,溫暖可能用一句話,可能用一首歌,可能用一個畫面,最簡單例子啊,我老覺得像Beyond三個人同台,抱在一起的畫面其實可以很溫暖,因為你想到缺少家駒,那個畫面可能都是我上初中時的畫面。

  新浪娛樂:那節目的投入回報率呢?

  周凌:唉,這點就不談了吧,哈哈。我覺得什麼叫回報?每個人衡量的意義不同,有的人可能覺得回報是錢,有的人覺得回報是o海,可能我這個人更想把事情做好,做開心了,當然啦,我做企業不可能想賠錢,但是慢慢來嘛。我最起碼到80歲還有幾百首歌陪著我呢,比我兒子還靠譜。 (Ran/文 Han/文)

Messages In This Thread

對話《圍爐》製片人:印象最深是黎明
《圍爐音樂會》請來了歌壇的半壁江山,卻為何堅決不請小鮮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