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Leon

時光網專訪 ﹕黎明對《搶紅》的票房“不敢期待”
In Response To: 2017-05-22 新聞 *NM* ()

http://news.mtime.com/2017/05/21/1569433-all.html

黎明對《搶紅》的票房“不敢期待”
張涵予突破套路演小人物 自曝有計劃當導演

時光網專訪《搶紅》導演黎明及主演張涵予。黎明首執導筒早有準備,在片場獲封“全能型選手”,他坦言對新片的票房“不敢期待”。張涵予暢談兄弟情誼,自曝如果有合適的劇本就計劃當導演。

時光網特稿今年已經五十一歲的黎明,最近交出了自己的導演處女作《搶紅》,在接受時光網採訪時,他剛剛結束了一個多小時的宣傳活動,卻未見絲毫的疲憊之態。黎明講話語速略慢,耐心而誠懇,回答每一個問題前都要略做思索,再一字一句地認真作答,這位頂著當年“四大天王”光環的新手導演,攜新作亮相時似乎還帶著一點點的忐忑和緊張。


黎明、張涵予出席電影《搶紅》發布會

在電影《搶紅》中,黎明請來自己的好兄弟張涵予擔當主演,他們曾在2011年拍攝《鴻門宴傳奇》時就有過約定,於是這次一拍即合。在觀眾心中演過無數硬漢英雄形象的張涵予,這次演了一位“又窮又慫”的小人物,他建議導演做一首電音風格的電影曲《大寶》,還笑嘻嘻地說“我就是大寶”,而黎明馬上回應說“那我是小寶”,這兩個童心未泯的大男人湊在一起,簡直就是一對兒活寶。


電影《搶紅》已於5月19日上映

黎明導演在拍攝現場堪稱是“全能選手”,從前曾學習過幕後製作的經歷,讓他熟練掌握燈光、道具、場工等各種工作,他甚至還是兼職翻譯——隨時可以在中、英、法、粵四種語言中自由切換。在法國拍攝時現場突發狀況不斷,黎明說:“我怕溝通困難讓演員等很久,所以有些工作我會親自上陣,迅速搞定,加快拍攝進度。”張涵予開玩笑說,“黎明當導演真是得心應手,當四大天王才是'誤入歧途'了。

最近兩年一直在銀幕上“不苟言笑”的張涵予,反思自己“這幾年塑造的硬漢形象太多,讓大家被假象蒙蔽了”,這次在《搶紅》中他的喜劇天賦大爆發,演繹一個“坑錢、坑妞、坑兄弟”落魄司機,充滿了黑色幽默的色彩。張涵予在採訪中透露,他也一直有當導演的想法,但還沒有下決心,一定要找到足夠打動他的劇本才會開拍。

已過“知天命”年紀的黎明,對事業的起起伏伏早已平靜面對。對於《搶紅》的票房,黎明坦言,“我不敢有任何期待,很難講給自己打多少分,一定有不足的地方,我覺得很多事情未必是你想的那樣,坦白來說,一切還是看命運吧。”

記者隨即補充了一句,“可以總結為盡人事聽天命嗎?”黎明連忙點頭:“對對對”。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的他,現在多了一份釋然和放鬆:“在工作裡我肯定是百分之百地投入,但有的時候做人不能要求太高。每個人積累的觀眾不一樣,每個人積累的命運也不一樣。”

黎明和張涵予拍攝《鴻門宴傳奇》成為兄弟
首執導筒早有準備 入行前學過幕後製作

時光網:黎明您第一次當導演,在拍攝現場掌控全局的感覺如何?

黎明:我以前拍過很多MV,也拍過很多膠片,本身拍電影就是自己喜愛的事情。因為剛出道我還沒入行之前是讀幕後的,就是導演各方面的內容,我都學習過。後來又有很多機會跟不同的導演學習,我那時候是新人嘛,一定會很努力拼命幹活,幫機器組拿機器啊,幫攝影師搬東西,他們很願意教我很多東西,變成慢慢積累很多經驗,當我自己準備好做導演的時候,這次在現場遇到各種突發狀況都不會太害怕。

時光網:您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當導演的念頭?

黎明:我其實很早就有當導演的念頭,只是機會沒有來到我的面前。有時候有劇本找到我,別人說黎明你去拍,但我覺得這個劇本可能不適合。這次的機緣是從我跟涵予拍完《鴻門宴》之後,我們變成了好兄弟。我要寫一個時裝電影,請他一起合作,後來寫完了之後真的就變成事實了。


張涵予主演《搶紅》,飾演一位落魄的司機

時光網:想問問涵予大哥,這次為什麼會加盟《搶紅》?

張涵予:首先拍攝地點很吸引我,法國巴黎是一個充滿藝術感覺的城市,風景很美。片中的人物也吸引我,他是個很輕鬆的、帶點喜劇色彩的人物,但是其實又有點悲情色彩,加上兄弟之間的情誼,這幾點加在一起,還有我和黎明在拍《鴻門宴》時就有約,所以就一拍即合。

時光網:這次你在《搶紅》中演的人物,跟平時的角色有很大的突破?

張涵予:我覺得挺好的,其實我也挺有喜劇色彩的,主要是很少喜劇片找我。作為演員我們其實很被動,比如你演某一類的角色,導演覺得你完全能夠駕馭,他就老找你演這一類的角色,然後慢慢地觀眾就認為這肯定是你的形象。其實每個演員應該有另一面,但要有機會才能展示出來。

《搶紅》劇組遠赴法國取景 開車進百年酒窖
導演黎明獲封“全能型選手” 工作節奏快


黎明導演工作照

時光網:請問黎導,很多主創吐槽您作為導演工作節奏非常快,您認同嗎?

黎明:這是必須的。因為法國那邊整體的節奏比較悠閒一點,所以我必須把那些節奏要提速,因為我們基本上準備好了,景準備好了,燈光準備好了,但是在搬機器的過程中,他們真的是慢,而且機器很沉,可能他們的配置也是挺高的,好像每樣東西很沉一樣,所以要加速提速。

時光網:涵予大哥,能不能聊聊黎明導演在工作時候的狀態?

張涵予:拍攝現場經常很複雜很混亂,但是黎明要跟法國人溝通,不僅是語言上要有溝通,然後工作方式又不一樣,但是他能夠控制得非常好。因為你必須得懂,不懂真的也沒法去指揮,他搬起機器扛起設備就能拍,包括推軌道啊、選道具啊,什麼這裡加有點風啊,搧著效果啊,那邊得有點響聲啊,他都能在現場整體把控住。

時光網:在法國還有沒有什麼有意思的事?

黎明:他們的工作人員不加班,在節假日給人家三倍工資,都請不動,所以我們就只能把自己的計劃弄得更加完善,因為來之前已經知道他們是這種習慣。他們每天都是很輕鬆來到現場,法國這邊的人每天都問,你好黎明,今天好嗎?我每次都回答說,今天不算太壞,又不敢說好。

時光網:在法國工作是不是跟內地或者香港的劇組,差別挺大的?

黎明:習慣不​​同吧,他們那邊有工會,每個制度都是以前留下來,所有人在那裡拍電影都是如此,所以我們不能改變他們,只能去把兩邊怎麼去調,所以涵予說每次到現場都去參與,我也是出於幫忙,希望大家會投入多一點。


《搶紅》張涵予劇照

時光網:涵予大哥在法國拍戲時,有沒有遇到特別享受的美景或者美食?

張涵予:法國的飲食很適合我,因為我吃東西很清淡,他們通常飯菜都沒有鹽,也沒有油,放了一瓶橄欖油,你自己倒一點,有鹽罐子你自己可以加,我那個助理山東人,口味重,每次都撒很多鹽,我覺得這個很適合我。加上巴黎又是全世界的一個藝術之都,世界各國的藝術品在巴黎都有,它有很多中國古代的藝術品,我在拍這個戲的過程中還買到了兩件非常好的藝術品,算是意外的收穫。

時光網:《搶紅》講了一個關於紅酒的故事,拍攝時你們拍喝酒的戲多嗎?

張涵予:對,我們最後一場還到了香檳鎮,真在那個酒窖裡拍的,酒窖深不可測,裡面可以開車的,我們都做好記號了,進去之後怕出不來。酒窖上基本上是一百年兩百年的歷史,很深在地下,整個一座山都掏空了。

黎明暢談兄弟情 從小就期待能有兄弟姐妹
張涵予為朋友兩肋插刀 “兄弟只要開口我一定幫”


張涵予和黎明在電影《搶紅》中飾演一對兄弟


黎明和張涵予在片場

時光網:在電影中兄弟情是很重要的一點,涵予大哥怎麼理解兄弟情?

張涵予:其實在生活中會有這樣的兄弟情,他們會在關鍵時候來幫你,雖然現在是一個非常勢利的社會,但是這種兄弟之間的義氣和仗義,我相信還是存在的。比如可能是很微不足道的一點事,但是兄弟會讓你覺得非常感動。

時光網:黎明導演是怎麼理解兄弟情的?

黎明:我在北京出生的,也是家裡的獨子,我從小就盼著能有兄弟姐妹,所以這部我電影裡很多地方都和兄弟情有感。我跟涵予挺合得來,他好像大哥哥一樣,說很多以前的事給我聽。

現在的社會有時候也太現實,但是兄弟間會有一種珍貴的情感、情懷。比如說我們在拍戲之前,我會去找一家好的餐廳跟涵予去吃,他吃完覺得不錯很喜歡,我作為朋友很開心。有一天剛好我也不用工作,那我們倆就一起跟著助理,在法國散步了兩小時,然後碰到一個什麼中國的小廟宇。

張涵予:對對,我們還進去看了一圈。

黎明:沒錯,我們就不知不覺走了兩個小時,這些事情永遠會在腦海裡記下來的。我們還拍的一些小視頻互相留念。在現實生活裡,真的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作為朋友和兄弟,能夠很實在地安慰對方,我覺得這份友誼已經足夠了。

時光網: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遇到因為朋友之間的面子問題,必須要幫忙接下的戲?

張涵予:太多了,如果是朋友的話盡量幫忙,因為每個人都很忙,所以有時候會把計劃打亂,但是你出於對朋友的感情,只要朋友張嘴說了這件事情,他說了就證明是他一定太困難,太需要我的幫助了,所以那時候你可能會把時間安排一下,來幫助朋友解決這個困難,這都是人之常情,你在這個社會上一定要有這樣的付出。

張涵予常演英雄 無懼銀幕形象陷入“套路”
如果遇到合適的劇本 未來有可能嘗試當導演

時光網:涵予大哥您拍電影這麼久,有沒有擔心自己的銀幕形像變得比較套路化?

張涵予:經常有這個聲音出現,其實我最近幾年演的這些電影,其實每個人物都是不一樣的,在同類型的人物中有一些變化,這個是演員應該常態做到的。但是你要說,你必須要瘋狂地想去改變自己,通常這個實驗都是很失敗的,比如你讓馬連良是變成梅蘭芳,觀眾肯定不買馬連良的帳,演員本身就是一個被動的職業。但是我們這個戲,你就看到了我挺不一樣的狀態,不是所謂的英雄人物了。

時光網:最近您確實是演了很多英雄角色啊?

張涵予:基本上這些年全是演英雄人物,但是我演的英雄也不是高大全的英雄,都是有些各種缺點的英雄,但是他執著地干一件事,這樣的男人形像多一些。


《搶紅》張涵予劇照

時光網:您剛剛說當演員很累了,所以是想當導演了嗎?

張涵予:當導演有這個想法,但是一直還沒有下決心,一定要找到足夠打動我的一個故事,就是類似於黎明這次他下決心拍這個《搶紅》,他對兄弟情從小就很嚮往,然後對紅酒的這種喜愛等等。我將來做導演,也得有一個故事,它確實打動我,讓我實在放不下,那時候可能我會做一個導演。

時光網:會不會想黎明導演去討教討教當導演的經驗?

黎明:他做這個事一定會有很多人會幫他的,我相信一定會的。

張涵予:我到時候拍電影肯定得拉著他,走吧,一起拍吧。

黎明:對《搶紅》的票房“不敢期待”
每個人累積的命運不同 盡人事聽天命


黎明導演出席《搶紅》發布會

時光網:黎明導演,您這次對《搶紅》的票房有沒有期待?

黎明:我不敢有任何期待,因為我拍過了很多電影,自己本身也是演員,參與過很多不同的演出。我知道很多事情未必是我想的,就一定能實現,但是我在應該做的方面,把它做好,那就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我也希望有機會進戲院看《搶紅》的朋友,希望他們能夠喜歡這部電影,這當然是我最大的願望。

但是坦白來說,一切還是看命運吧,也很難講給自己打多少分,一定有不足的地方,怎麼去說期待票房是多少,也不敢想,說真的不敢想,因為不是我想就能達到的,所以就乾脆實際一點,把工作做好,那我覺得就夠了。

時光網:可以總結為“盡人事聽天命”嗎?

黎明:對對對,但是在工作裡,我肯定是百分之百地投入,每天檢討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好,還有什麼地方可以不足,可以去改變一下。

時光網:黎明導演,您覺得最近幾年在電影中的這些嘗試還滿意嗎?

黎明:我覺得我挺不錯的了,有的時候做人不能要求太高,太高的話不僅把人家弄苦了,自己也弄苦了,本來就是過生活嘛,每天碰到的東西都不一樣,就跟涵予所說的一樣,我們做演員是很被動的,是人家挑我們,並不是我們去挑導演,導演有了一個題材,有了一個夢想的時候,他就挑適合誰去演的時候,我們才會有機會被挑中,被選中之後還要看自己有沒有能力去演。


黎明2016年主演的三部電影《夜孔雀》、《消失愛人》、《不速之客》

時光網:您怎麼評價去年您主演的三部戲,包括《夜孔雀》、《不速之客》和《消失愛人》在市場上的表現?

黎明:我沒有任何問題,因為大家去做一部電影,這樣一個整體工作做出來之後,可能有這樣的那樣的因素,讓它的票房沒有那麼理想,這些因素已經過去了,反正大家還會在不同的崗位裡去努力,我覺得就可以了。因為並不是說你拍電影,就一定能夠達到多少票房,每個人積累的觀眾層面不一樣,每個人積累的命運也不一樣。

張涵予:市場上的反應都是由各方面都決定的,這個很難預料。就像你剛才說的那句話,盡人事聽天命。包括我最近幾年拍的全是“主旋律”電影,這些主旋律電影賣得這麼好,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小鮮肉”和“黎明大叔”都有各自的價值
黎明:評價人家太多,不是我應該做的

時光網:有業內人士說有98%的“小鮮肉”演員演戲都不敬業,您對這個現象怎麼看?

黎明:我覺得在娛樂圈裡,每天都需要不同的話題,有一個話題媒體就可以不停地問我們,或者觀眾不停地討論。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所以才會在娛樂圈裡出現,無論是“小鮮肉”也好,或者是“黎明大叔”也好,都是一樣,娛樂圈都是需要每個人自己去努力,不斷地去工作,而市場也不斷地在淘汰。

我覺得評價人家太多,不是我們應該做的,最重要的是把自己做好。而且我覺得人是不斷進步的,大家應該會互相給機會,中國的電影市場還需要很多不同的新人來支持。

時光網:您現在評價自己都是“黎明大叔”了嗎?

黎明:無所謂,你說人家是小鮮肉的時候,他們也不會介意,你只要想一想假如你是他,你用什麼心態,我只是說他們都會努力,只要他們是有這個天分的話,他們都會努力。


《抢红》黎明剧照

Messages In This Thread

2017-05-22 新聞 *NM*
專訪《搶紅》黎明 | 剛出道時喝八塊錢一瓶的紅酒
#高手# 黎明是個信命的人
黎明無可取代 陳善之:要搵不同新人
《搶紅》海口舉行看片會
“金句王”變自黑網紅,黎明的“清奇人設”,你們get到了嗎?
視頻﹕黎明專訪:當導演不是衝動 出道時曾怕不紅學過幕後
時光網專訪 ﹕黎明對《搶紅》的票房“不敢期待”
《搶紅》曝元朝正片片段 解鎖“酒神”之謎
專訪杜鵑:在《搶紅》裡第一次開槍和打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