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Leon

衛詩返港遭警搜居所 面對傳媒追問低頭掩面抽泣
In Response To: 2009-04-26 新聞 ()

被問有否後悔 衛詩痛哭
警搜屋問話 追緝毒品拆家

明報專訊】因藏毒被日本法院判監獲准緩刑歌手衛詩,在彼邦羈留60天後,昨午終返回香港,踏出機場一刻即激動哭泣,隨即在毒品調查科探員陪同下返家協助調查及接受搜屋。警方表明,會跟進調查衛詩在日本作供時所提及的毒品供應來源,當中買毒過數的銀行戶口將成追緝拆家的關鍵線索。

警方消息指出,毒品調查科已立案調查衛詩案的毒品來源,並列作「情報跟進」處理;主力會追查衛詩在日本法庭上供稱透過櫃員機過數予拆家的戶口,現階段仍未有邀請其他人調查。警方發言人證實,衛詩昨天曾協助警方調查,警方會跟進事件。

對於衛詩會否公開向公眾道歉,Amusic發言人沈小姐無正面回應,只表示會和律師磋商,「有需要時會做應該做的事」。至於衛詩合約問題,沈小姐表示會交由律師研究。

戒毒團體籲勿標籤衛詩

戒毒團體基督教互愛中心事工總監李輝平指出,衛詩昨天回港後需面對傳媒追訪,從電視上見到她一言不發,只哭出來,可見她壓力甚大,若不能好好處理,很大機會再以吸毒逃避壓力,希望社會多給予鼓勵,「若被人標籤(為吸毒者)的話,只會令她感到戒了毒也無用,再吸毒的機會很大」。

下機即有探員陪同入境

原定乘搭日航班機於昨午1時半抵港的衛詩,因航班兩度更改抵埗時間,最終約在1時50分才回到香港國際機場。汲取了衛詩緋聞男友關楚耀返港時造成混亂的教訓,機場保安公司早在中午時已在接機大堂擺放鐵馬隔開記者,10多名機場保安在場站崗,另有數十名軍裝警員在大樓較後位置候命。

在封鎖區內一直有數名相信是毒品調查科的便衣探員等候。航班甫抵港,兩名穿上制服的入境處人員及兩名便衣探員步入衛詩所在的商務客位機艙,陪同她辦理入境手續。

在日本法庭承認從香港帶毒到日本的衛詩,領取行李後被帶往一房間,其後在數十名機場保安、經理人陳善之、父親及助手陪同下,約2時25分從特別通道步出禁區。面容憔悴的衛詩見鎂光燈狂閃,顯得有點慌張,對傳媒提問一概笑而不答,直到有人問:「有無後悔?」原表現鎮定的她即掩面垂頭哭泣,狀甚激動。

大律師清洪陪錄口供

衛詩其後乘坐經理人預備的七人車返回大埔道赫德傑山寓所,10多名警方毒品調查科探員則驅車尾隨。受衛詩經理人公司委託的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大律師盧敏儀亦有現身機場,其後亦到衛詩家中陪同她向警方錄取口供。清洪的發言人張先生事後表示,警方已完成搜屋,並無發現。

到下午5時45分,手抱紅色公仔的衛詩在助手陪同下去到父親位於紅磡德民街的住所,其間她疑腳軟,一度跌倒,幸無大礙。


身形較嬌小的衞詩(紫衣)在大批警員及機場保安護送下,步出入境大堂。(李紹昌攝)


衛詩在過百傳媒的鎂光燈狂閃下,聽到有記者問她有否感到後悔,原本神情冷靜的她面色大變,即時垂頭以手掩面哭泣。(李紹昌攝)


人稱「金牙大狀」的清洪(前左)昨天現身機場,但他沒有發言便離開。隨行包括其徒弟盧敏儀(右二)及發言人張先生(右一)。3人其後在衞詩寓所樓下承認,是受衞詩經理人公司委託到場提供協助。(孫華中攝)


多名便衣探員隨衞詩返抵大埔道豪宅赫德傑山寓所,部分人登樓搜查及向衞詩落取口供,其餘則在樓下等候。

禁毒常委會﹕娛圈壓力大 吸毒高危

【明報專訊】藝人衛詩承認吸食海洛英一年,對於有日本檢察官指「香港易買白粉」,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認為,本港需要有門路才可購得毒品,與外國其他地方相比,香港仍不算太易買到毒品。他承認,娛樂圈因壓力大,一向是吸毒較高危的行業,世界各地也有類似問題,相信香港亦不例外,但不應因此標籤藝人。

石表示,與日本相比,香港作為轉口港,人流會較複雜,亦有較多走私等問題,但問題不算太大。他說,警方及海關雖然未能完全掃除毒品威脅,但在國際間工作表現已十分出色,香港亦不如外國一些國家般易買毒品,「不會是一出街入便利店便買到」。

對於有意見認為衛詩判刑過輕,他認為衛詩被扣留60日,已是不愉快的經驗,事業亦可能因此毀於一旦,對青少年已起到警惕作用。他期望警方可掌握情報,採取行動搗破毒品源頭。

毒品流行速遞上門
櫃員機過數僅限熟客

【明報專訊】本港吸服海洛英(白粉)的年輕人數目近年雖然明顯下降,但只要摸到門路,其實安坐家中亦能獲拆家速遞白粉上門以減低風險。曾經沉淪毒海、後以助人戒毒獲選傑青的陳慎芝說﹕「一通電話,10分鐘後已有人送貨上門! 」他指即場現金交收仍是最常用的交易方法,透過櫃員機過數買毒,一般只適用於「熟客」。

「衛詩年輕 盼給機會改過」

陳形容白粉是「百毒之首」,就算吸毒者中,也有很多人不敢沾上白粉。他說,幾乎是在任何地方都有交收,有人會選擇大白天在旺角人多的地方交易,「不是像電影般夜靜無人才『鬼祟』交收」。

陳續稱,通常要買逾千元貨才有人駕私家車、電單車送白粉上門,如果送貨距離不遠,數百元也有交易,十多分鐘就有貨送到樓下或家門,販毒者多為十多二十歲的年輕人(俗稱「飛機仔」),不是外人想像中「道友」的模樣。陳慨嘆﹕「其實衛詩年紀尚輕,希望社會可以給她機會改過。」

K仔等毒品同樣有送貨服務。協助濫藥青少年的明愛「披星計劃」社工朱峰表示,送貨電話號碼在朋輩間互相流傳,令青少年有門路買貨,一般數百元便有人送貨,如果與賣家「熟稔」,可以不用即時見面付款,賣家會把毒品放在指定位置讓買家自行取貨,買了數次後才一次過付款。

http://ol.mingpao.com/cfm/star5.cfm?File=20090426/saa01/mab1.txt

傳媒追訪 衞詩或持續焦慮
【明報專訊】中大精神科學系教授李誠指出,一般吸毒人士以吸食毒品紓緩壓力和處理情緒問題,但毒品會引致上癮,以及為精神、身體等帶來負面影響;而衞詩是公眾人物,被扣留後再重新面對公眾及傳媒的追訪,是新增的壓力,「新舊壓力一起的話,親友應密切留意她會否出現持續焦慮、抑鬱等徵狀,並向專業人士求助」。

李誠解釋,焦慮症的病徵包括持續數星期出現難以自控的憂慮、失眠、難以集中精神等,並同時影響社交、工作等;而抑鬱症的病徵則為兩星期或以上之內,每天情緒低落、提不起勁做喜歡的事、過分內疚、覺得自己沒將來等。李誠表示需長時間觀察,才能斷定衞詩的情况。

**************************************************

東方日報

Jill難捨衞蘭失魂仆倒

衞詩(Jill)僥倖逃過囚獄之災,昨午返港與久別重逢的孖生家姐衞蘭(Janice)相擁痛哭,然而,兩姊妹相聚個多小時後,又再天各一方,因衞父自責沒有管教女兒,令Jill沉淪毒海,故接她返舊居同住,不過,魂魄唔齊的Jill,竟在家門前仆倒,難道這亦是暗喻她人生路上的狠狠一跌?

Janice和Jill以往與父在紅磡同住,之後兩姊妹同搬往大埔道一個住宅,但自從Jill在日本因藏毒被捕後,自責甚深的衞父赴日救女,在法官面前承諾會好好照顧女兒,故決定接Jill返紅磡的舊居同住,讓她重拾父愛和家庭溫暖,重新振作,另一方面,亦不會因記者的追訪,而影響Janice的工作。據知,兩姊妹亦同意父親決定,暫時分開居住。


衞詩乘車返到紅磡,已有大批記者等候她。
記者們包圍着衞詩步往大廈入口。
衞詩不慎跌倒,助手即扶起她。
衞詩昨天返紅磡時的打扮與家姐很相似。

打扮襯到絕
重獲自由的Jill昨午返抵香港,第一時間返大埔道屋企見家姐,據知,分離了兩個多月的孖妹,甫見面即相擁痛哭,Jill不停向家姐道歉,真情流露,兩姐妹相聚了個多小時,Janice於下午近五時離開寓所去北角錄音,戴黃色冷帽和黑框眼鏡的她,雖然樣子憔悴又有大眼袋,但面露笑容,明顯心情輕鬆了很多,記者問她有否喜極而泣?Janice微笑說:「安心晒,見到妹妹好開心。」

至傍晚六時,同樣戴了黑框眼鏡和黃色帽的Jill換上紅衫,與家姐的打扮甚接近,她抱住心愛貓公仔坐保母車返抵父親位於紅磡的家,由於現場很多記者採訪,大廈門口又細又逼,驚魂未定的Jill沒為意門前有兩級樓梯,暈陀陀的她不慎腳軟仆倒,整個人踎在地上,助手即扶起她入大廈。


衞詩入到大廈,門外的記者繼續拍攝。
衞蘭離開錄音室時不肯再回答問題。
衞詩(左)昨由父親接返港。

未聯絡男友
衞父陪Jill回港後,獨自返紅磡寓所,為Jill回來作準備,他昨晚親自下廚煮Jill至愛的雞、魚和煲滋潤魚湯,兩父女共享天倫。據知,日前Janice更避過記者追訪,親自到父家為Jill執拾房間,鋪新床單、換枕頭套,讓Jill有個安樂窩。另重拾家庭溫暖的Jill,雖獲釋了兩日,但據知她至今仍沒聯絡男友關楚耀,似乎仍要時間思考兩人日後的關係。

之前有傳Amusic要分開Janice與Jill,但消息指大埔道寓所是Janice租住,並不是唱片公司宿舍,故Amusic無權要Jill搬離,今次純粹是衞父決定,希望能親自照顧Jill,並讓Janice專心工作。而Janice於晚上八時許離開錄音室,記者問她是否唱片公司不准她與妹妹一齊住?Janice說:「唔好意思,希望件事完結。(Jill頭先仆倒?)咦!係咩?」之後Janice不再回答問題,並即乘車返大埔道寓所。

文:音樂組

*************************

Jill爸寓所cheap衞蘭一倍

衞蘭位於大埔道的郝德傑山寓所,一個兩房七百呎的低層單位,月租大約一萬四千元,屬低密度住宅,內有會所及各項設施,設備齊全。然而衞詩(Jill)爸爸所居住的蕪湖街寓所,以一個七百呎單位為例,月租大約七至八千元,大廈大堂沒有空調設備,只以舊式升降機作住客上落之用。

******************************************

蘇永康批衞詩魂魄唔齊
對於衞詩獲釋後返港,不少藝人都寄語她重新做人,蘇永康更以過來人身份呼籲大家給予衞詩機會。
蘇永康:佢應該沉澱吓,佢依家應該魂魄唔齊,我勒戒之後都需要兩年時間先知點算好。改過係最重要,希望大家畀機會佢,正如當年大家畀機會我。

Soler:尊重法官判決,希望佢珍惜機會糾正,依家佢最緊要身體健康,重新開始。

王友良:戥Jill好開心,希望佢多啲休息,冇聯絡關楚耀,唔知佢心情點,其他嘢等佢哋唱片公司處理。

陳偉霆:佢對音樂事業有好大執着,今次畀機會佢收埋自己、增值自己,我會支持佢,我冇見過圈中人食大麻,希望大家用正面方向睇娛樂圈。

泳兒:睇到報道見佢精神麻麻,又肥又腫,女仔遇到呢啲事一定受情緒困擾,大家畀啲空間佢,希望大家唔好抹殺佢過去嘅努力。

龔嘉欣:戥衞詩開心,相信佢已經得到教訓,(衞詩指傳媒壓力令佢吸毒。)唔方便批評,但紓緩壓力有好多方法,我會揀瞓覺、同朋友傾偈,最重要係方法適當。(有冇聯絡關楚耀?)一路有以普通朋友方式SMS佢,佢出事嗰輪都有,不過佢冇覆。

*****************************************

網友撐Jill有新形象
昨日衞詩從日本返港,即有不少歌迷在網上的討論區及其家姐衞蘭的Blog上留言,表示對她的支持及愛戴。在衞蘭的網誌上,Hidy Cheng表示:「congr!亞Jill無事喇,太好喇!可以返嚟HK喇!期待你6月張專輯。」而網友Becky95123說:「we will support u two 4ever !」
網民Chrisljc更替阿Jill說好話,大讚她承認藏毒勇敢:「She is such brave and responsible person...So I don't think the image was destroyed and yet there is a new image be formed.(佢係一個好勇敢同負責任嘅人,所以我唔覺得佢形象受損,兼且有個新形象成咗形。)」

****************************************

靠意志搣甩毒癮
衞詩(Jill)在日本供稱吸食海洛英只有一年時間,並已成功在拘置所戒毒,港大醫學院明德教授張德輝表示此情況下一般不會對身體造成永久性的後遺症,而她生理上亦毋須再依賴毒品。保持健康的生活習慣,多做運動分散注意力,加上堅定的意志力抗毒品的引誘,才能永久戒除毒癮。昨日所見,Jill身形肥腫難分,表情亦充滿不安,相信乍見逾百傳媒在場令她心情緊張。


驚現雙下巴 / 淚不停 / 低頭/ 大批傳媒在機場守候衞詩現身。

***********************************************************

太陽報

港日全程直擊 各出渾身Jill數

26/04/2009

回復自由身的衛詩(Jill),引來大批傳媒追訪,不少記者更專程飛抵日本,當得知Jill會乘搭昨晨航機返港時,不惜連夜改機票,希望能與Jill坐同一班機,部分更花上數萬元玩購買頭等機位,亦有傳媒買機票到禁區位置等候Jill,希望能拍得獨家相片。

Jill昨日終於回港,而在日本的記者,早上六時已分兩批到酒店及機場守候,更不放過Jill在飛機上的一舉一動,由於攝影機及相機四方八面拍攝,令她渾身不自在,要在旁的陳善之拍拍肩膊安撫。而在香港機場方面,估計有逾百名記者在機場等候,難怪Jill甫出閘便大為吃驚,一度轉身想走回閘內。

*********************************************

網友讚Jill勇敢

26/04/2009

對於衛詩終於可以從重返香港,有不少歌迷在網上的討論區甚至在家姐衛蘭的Blog上留言支持她。
網友Becky95123說:「we will support u two 4ever!」
另外在網誌上,Hidy Cheng說:「congr!亞(阿)Jill無(冇)事喇!太好喇!可以返嚟HK喇!期待你(衛蘭)6月張專輯。」

網民Chrisljc在衛蘭論壇的留言區,更大讚阿Jill承認藏毒表現勇敢:「She is such brave and responsible person...So I don't think the image was destroyed and yet there is a new image be formed.(佢(Jill)係一個好勇敢同負責任的人,所以我唔覺得佢形象受損,兼且有個新形象成咗形。)」

******************************************************

蘋果日報

體 形 豐 滿 面 浮 腫 疑 與 戒 毒 有 關
【 本 報 訊 】 承 認 吸 食 海 洛 英 一 年 但 現 已 戒 掉 的 衞 詩 , 在 日 本 拘 留 60 日 後 , 體 形 明 顯 豐 滿 , 面 頰 浮 腫 , 與 未 被 捕 前 的 纖 瘦 身 形 有 明 顯 分 別 。 有 曾 吸 毒 的 過 來 人 指 出 , 這 叫 「 發 水 腫 」 , 與 「 斷 癮 」 有 關 , 若 半 年 內 勤 做 運 動 及 注 意 飲 食 , 水 腫 情 況 會 消 失 。
曾 沉 淪 毒 海 、 現 時 協 助 青 少 年 戒 毒 的 香 港 基 督 教 得 生 團 契 總 幹 事 馮 都 新 指 出 , 所 有 戒 毒 者 在 斷 癮 初 期 均 會 胃 口 大 增 , 食 量 也 隨 之 增 加 , 「 身 體 就 會 出 現 發 水 腫 情 況 , 外 表 睇 好 肥 , 其 實 係 水 腫 , 唔 係 真 係 肥 。 」 他 稱 , 若 在 成 功 戒 除 毒 癮 的 半 年 內 , 勤 做 運 動 及 注 意 飲 食 , 水 腫 情 況 便 會 消 失 , 體 形 會 回 復 苗 條 。
被 問 及 斷 癮 後 一 般 再 吸 毒 的 機 會 有 多 大 , 馮 直 言 很 難 評 估 , 要 視 乎 個 人 的 意 志 力 及 生 活 環 境 而 定 , 「 如 果 同 番 以 前 班 朋 友 一 齊 , 又 容 易 接 觸 到 毒 品 , 意 志 力 唔 夠 堅 定 , 咁 就 容 易 食 番 。 」 以 他 協 助 青 少 年 戒 毒 經 驗 而 言 , 有 一 半 人 戒 毒 後 再 沉 淪 毒 海 。

首 五 年 是 關 鍵
他 表 示 , 斷 癮 後 首 五 年 是 戒 毒 關 鍵 期 , 「 其 實 佢 ( 衞 詩 ) 喺 日 本 拘 留 60 日 , 身 癮 已 經 斷 咗 , 但 心 癮 就 冇 咁 易 , 如 果 五 年 內 都 冇 再 掂 毒 品 , 食 番 嘅 機 會 會 大 減 。 」 但 他 曾 目 睹 有 人 斷 癮 10 年 後 再 吸 毒 , 「 就 算 我 戒 咗 毒 咁 多 年 , 有 時 起 身 都 會 有 典 癮 嘅 感 覺 。 」


27 歲 的 衞 詩 不 但 因 吸 毒 而 事 業 盡 毀 , 昔 日 甜 美 面 容 亦 不 復 見 。


《 神 情 恍 惚 》
不 施 脂 粉 的 衞 詩 面 容 憔 悴 浮 腫 , 被 問 到 對 自 己 行 為 可 感 後 悔 時 , 她 終 忍 不 住 掩 面 痛 哭 。/
《 低 頭 飲 泣 》/《 重 見 笑 臉 》

**************************************************

成報

衛詩返港遭警搜居所 面對傳媒追問低頭掩面抽泣

在日本因藏毒被囚60日的衛詩(Jill)昨晨返港,在機場被傳媒包圍的Jill被問及有否後悔吸毒,立即忍不住低頭掩面,淚灑機場。她抵港後,立即被警方邀請協助調查,並往她的居所搜查毒。唱片公司委託大律師清洪協助Jill。雖然唱片公司還未公布是否與Jill解約,但一向與家姐居住的Jill卻改搬往與父親居住,孖生姊妹被迫分離。

本報娛樂組報道

被判緩刑的Jill昨晨乘坐JL731的班機由日本返港,班機比原定時間遲了廿分鐘到達,穿上紫色衛衣的Jill於下午2時32分在三十多人陪同步出機場禁區大堂,機管局安排了廿多名保安為Jill開路,只見她架上黑框眼鏡、頭髮帶些凌亂,在陳善之安排下停留一分鐘讓傳媒拍照,在場守候的過百名傳媒立即連珠炮發向她發問:「返嚟香港覺得點?」「對呢件事後唔後悔?」心情緊張的她一開始面對傳媒時顯得很不自然,要身旁人提點才站􃠥讓傳媒拍照,初時她雙眼都不敢直視傳媒,及後又輕輕點頭示意,勉強擠出笑容。當傳媒問她對自己的行為有否感到後悔時,她立即雙手掩面,抽泣數秒,之後才強忍淚水抬頭,之後就再次點頭答謝傳媒,轉身離開時忍不住以手拭淚,在保安陪同下,由秘密通道離開。

由日本返港時,傳媒追問她返港是否開心?有否與衛蘭聯絡?她都點頭示意;不過,當傳媒問她有否與關楚耀聯絡時,她就沒有任何反應。

姊妹分居搬與父住

在Jill抵達機場前,大律師清洪、盧敏儀和張雅榹律師乘坐警方安排的七人車到達機場,張律師透露是應唱片公司要求來協助的,他們逗留約10分鐘便離開往Jill寓所。Jill由職員通道往機場大樓的停車禁區,並在工作人員陪同下,乘坐警方安排的七人車,加上另外兩架貨車一起駛往她居住的大埔道赫德傑山。現場共有15位便衣人員,聚集了40位記者,警方又調派20名軍裝警員維持秩序。大約3時左右到達,五位便衣跟隨Jill上樓搜查,大約一小時後所有警員均離去。五分鐘後,一直協助的清洪、盧敏儀和張雅榹律師齊齊離去,張律師代表發言說:「當事人好多謝大家關心,知道大家好辛苦,佢(Jill)同警方好合作,警方係呢度個搜查係無􃝚搵到,目前警方行動已完結。」至於警方會否有下一步行動,他就示意記者問警方。

約4時半左右,一直陪伴的經理人陳善之駕車離開,Jill返到家中就與家姐衛蘭傾了一個多小時,兩姊妹事隔兩個月沒有見面,激動得相擁而泣,Jill見到唱片公司人員亦忍不住擁抱。她在家中執拾隨身物品,約5時45分左右,換了格仔恤衫和牛仔褲,手中攬􃠥紅色毛公仔乘坐七人車去紅磡德民街安富樓。同行的有Amusic的沈小姐、女助手、男助手等,被傳媒包圍的Jill表現得全身乏力,突然一時腳軟,失平衡跌坐在地上,她立即:「哎呀!」一聲,更不慎露出紅色內褲邊,眾人見狀立即扶起她,送入安富樓內。據唱片公司發言人表示,Jill搬回與父親居住,是因為父親在法庭上向法官承諾好好照顧愛女,因此Jill暫時會搬往紅磡居住。

一時腳軟跌坐地上

問到唱片公司會否再度舉行記者會,讓Jill公開交代整件事情?她表示暫時無回應,會與律師商討後,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暫時會讓Jill好好休息。警方事後證實,衛詩曾協助警方調查,而且警方將繼續跟進事件。律師黃國桐指出,因為衛詩曾向日本警方透露,自己是由朋友介紹,在香港購得毒品,因此香港警方有責任跟進調查,找出向她推銷毒品的人,以及毒品的源頭。

**********************************

廿多保安機場維持秩序

為免關楚耀返港時的混亂情況重蹈覆轍,機管局的保安員一早在抵港大堂的B出口預先設置近30個鐵欄,又安排廿多名保安在場維持秩序,並封閉了機場部分扶手電梯、行人出入口和走火通道,應付現場過百名傳媒及圍觀巿民。

外籍少男少女寓所等候

衛詩與衛蘭居住的大埔道寓所成為傳媒長期駐守的場地,昨日衛詩返家亦吸引不少居民的注視,等候期間一批外籍少男少女在大門外等候,更主動與記者攀談,以英語說:「我知你哋等緊邊個,好受歡迎阿Jill嘛!」

孖生姊妹衣著同出一轍

孖生姊妹不但外貌、身形相似,連衣着喜好亦同出一轍,昨日Jill返港後,立即換上黃色冷帽,再配以紅色格仔恤衫、黑色貼身褲與涼鞋,反映出她的心情已恢復不少;另一邊廂的Janice亦戴上黃色冷帽和黑框眼鏡,幾乎令記者分辨不出兩人。各大傳媒傾盡人手採訪該案件成為全城關注的新聞,各大傳媒均傾盡人手採訪Jill返港的一舉一動,混亂間難免有心急之人,當Jill乘坐的座駕返回赫德傑山時,有記者竟然趨前強行拉開車門,被車內工作人員阻止。

本報娛樂組

**********************************************

星島日報

過 氣 情 敵 龔 嘉 欣 教 訓 衛 詩

  (星島日報報道)衛詩(Jill)在日本藏毒罪成被判緩刑後,昨日火速返港。曾被指暗寸「緋聞情敵」阿Jill帶壞關楚耀的龔嘉欣,昨日出席活動時,卻替阿Jill獲釋感到高興。另外,胡杏兒呼籲同行不要以吸毒來減壓,她自己則喜歡以食物來紓緩情緒。

  衛詩、龔嘉欣與關楚耀曾傳出「三角戀」,早前阿Jill及關楚耀於日本涉嫌藏毒被拘留時,身為「緋聞情敵」的龔嘉欣被問起此事,有指她暗示關楚耀被人帶壞。龔嘉欣昨日穿上一身水手服,出席「涼宮春日舞林大會」,對於詩被拘禁兩個月後昨日已返港,她說:「我知道,都替她開心,她已經受了教訓,希望她快點回來。」

  對於阿Jill承認吸毒,龔嘉欣說:「誰人吸毒都不應該,不是一件健康的事,我身邊的朋友與同事一定不吸毒。」阿Jill在法庭中聲稱娛樂圈壓力太大才吸毒,龔嘉欣謂:「對於她說的這種感覺,我不方便加以批評,但減壓有好多方法。」問到有何減壓方法?她說:「我會選擇瞓覺,或者和朋友傾偈,總之人人都有壓力,應該選擇適當的減壓方法。」她又透露,曾以朋友身分發短訊問候關楚耀,但未獲對方回覆。

  此外,胡杏兒昨日出席「黃埔新天地─唔係小兒科」活動,和一大班小朋友玩問答遊戲。談到阿Jill獲釋返港,杏兒說:「我都有留意呢單新聞,相信她已知錯,已經坐了好多日,應該給她機會。她已經認罪,都有悔意了。」

  談到阿Jill直言藝人壓力大才染上毒癮,杏兒說:「希望同行不要以吸毒來減壓,有好多方法可以令自己輕鬆。」電視藝員經常捱更抵夜拍劇,問到杏兒如何減壓?她說:「我會選擇吃東西,揀一些很久沒有吃過的東西,或者約一班好友開心吃一頓,或者去的士高跳舞癲一下,整個人頓然輕鬆起來。」

******************************************************

MC Jin:吸毒勿賴傳媒

(星島日報報道)NBA.COM/HONGKONG網站啟動派對前晚於中環舉行,多名歌手及藝人均有到場。歐陽靖(MC Jin)則是表演嘉賓之一,他自言熱愛籃球,能夠獲邀出席派對,十分興奮。談到衞詩聲稱吸毒是抵受不住傳媒的壓力所致,MC Jin說:「先不說當藝人,不同人都有不同壓力,可找其他方法減壓。」他坦言與衞詩不稔熟,但好高興可以見到她回港。

  此外,早前有報道指打碟的DJ都有吸食毒品的壞習慣,黃泆潼謂:「很多人都有錯覺,總將打碟的跟毒品扯上關係,其實我都是很健康的。」文、圖:駱震寧

Lisa S.出席張路路(Lu Lu Cheung)時裝展,問她對衞詩的判決有何看法?Lisa說:「對她來說也是件好事,相信她被扣留兩個月後也會變回好女孩,但我沒有入過獄,不知會有何感受。(她的判決合理嗎?)我不知道合不合理,但這樣會令她開心些吧!」

**************************************** 

文匯報

衛蘭衛詩暫時「分居」

【本報訊】(記者 李思穎)衛詩在日本涉嫌藏毒被捕囚禁兩個月後判緩刑,昨日終於返港,重獲自由,經歷過這段「黑暗」日子,衛詩最掛念莫過於自己的家人,特別是孖生姐姐衛蘭,兩人重聚時激動落淚,近月來為妹妹擔心得愁容滿臉的衛蘭,不禁鬆了一口氣,坦言現在「安心晒!」重綻笑容。

 不過,姐妹兩人會作暫時性「分居」,衛詩會搬到爸爸Joey Vidal位於紅磡住所居住,因衛詩爸有感沒有好好照顧女兒,希望趁這段時間把女兒教好。

父親同住擔任管教

 衛詩回港後先返抵大埔道赫德傑山寓所,除了與警方合作,在家中做了搜查,衛詩便執拾一些行裝到爸爸於紅磡的住所。由於衛詩爸覺得一直沒有好好照顧女兒,為此事悔疚不已,加上他在庭上向法官承諾會好好管教女兒,所以今次衛詩回港後,便會搬去與爸爸同住,而姐姐衛蘭依然住在大埔道赫德傑山寓所,換言之,衛詩今次返港後即時要同姐姐衛蘭「分居」,不過她們已經見過面,據知二人見面時激動落淚,衛蘭亦放下心頭大石。

同事重逢擁抱而哭

 衛詩與一班同事重逢時都很開心,更跟各人擁抱,衛詩又再忍不住喊起來,看來衛詩對自己今次犯錯有悔意,更加珍惜身邊的人。

 衛蘭在大埔寓所與妹妹重聚後,她於下午四時四十五分乘坐保母車前往北角繼續錄音,戴上冷帽的衛蘭面容略帶憔悴,對於記者的提問她只是用笑容來回答,被問見到衛詩時有否開心落淚,她露出笑容說:「安心晒!」衛詩這次回港後,唱片公司會否舉行招待會安排她向外界作出交待?AMUSIC發言人沈小姐說:「所有事情要同律師研究後再算。」

汲取教訓重新開始

 此外,阿Sa對於衛詩返港,她覺得最重要是得到家人鼓勵,對方若是真的改過,不會再犯,自己會接受,亦希望大家也接受和給衛詩機會。張繼聰認為事件已告一段落,外間應給衛詩重新適應生活和面對的機會,最重要是從過程中學習,汲取教訓,而除了衛詩是自己的朋友外,他與太太更視關楚耀為弟弟看待,希望大家都給他們機會。

衛詩日本返港 警搜寓所無發現

【本報訊】 (記者 李思穎、焯羚)在日本承認藏毒的歌手衛詩昨午返抵本港,神情憔悴,並無發表講話,只是在機場大堂讓傳媒拍照,並向記者點頭,之後由保安護送經特別通道離開,而警方則派員到其寓所調查。衛詩的律師表示,衛詩與警方合作,搜查未有發現,衛詩感謝各界的關心,暫時會留在家中休息。

 昨晨約8時40分,衛詩由父親、經理人陳善之及Amusic代表沈小姐陪同下,從酒店到達日本成田機場,衛詩架起黑框眼鏡,身穿紫藍色連帽外套,面對追訪的記者,停下一分鐘任由拍照,並臉帶微笑,神態明顯較之前輕鬆,被問及有否與家姐衛蘭和媽媽通電話時,她點著頭。但問及可有致電關楚耀時,衛詩則沒有回答,之後,陳善之要求傳媒讓路入禁區登機返港。

向機場守候逾百記者鞠躬

 飛機於下午1時50分抵港,約2時30分,面容憔悴的衛詩,由陳善之、Amusic代表沈小姐及約10名機管局職員開路下,由職員通道出境大堂b閘步出,於機場守候的逾百名記者即蜂擁拍照,衛詩下意識地向後退和「扁嘴」,之後才向現場記者鞠躬,站著讓大家拍照,面對鏡頭,衛詩強顏歡笑。當有傳媒問她返到香港有何感覺?有否致電緋聞男友Kelvin (關楚耀)?對自己的行為可感到後悔?衛詩即表現激動,一隻手橫放在胸前,另一隻手掩臉低頭狀似哭泣,隨即又抬頭微笑,然後她跟隨工作人員和警方代表等從職員通道離開,於停車場登車返家。

唱片公司委律師清洪協助

 由於衛詩承認在港買毒品帶往日本,香港警方亦嚴陣以待,除機場有警員等候外,當衛詩與父親及經理人陳善之等乘坐7人車離開機場,有便裝警員乘坐一部客貨車尾隨至九龍郝德傑道衛蘭與衛詩的寓所。約下午3時許,當她們的車輛抵達時,已有警員在場,隨即陪同一起返回寓所,逗留約一小時。

 期間,唱片公司委托大律師清洪、盧敏儀及張律師協助衛詩。

 張律師向在場傳媒表示,衛詩與警方合作,在寓所搜查但未有發現。他又代衛詩表示,知道大家辛苦,多謝大家關心,她暫時留在家中休息。衛詩與家姐衛蘭相聚一小時,傍晚返回父親紅磡寓所。

 警方公共關係科表示,衛詩已經協助調查,警方會繼續跟進。

**********************************

新報

警搜衞詩家

在日本藏毒逃過牢獄之災的香港歌手衞詩,昨午由父親及經理人陳善之陪同下,由東京乘搭飛機返抵香港,隨即返回深水埗寓所,警方亦即時派出多名探員到她的寓所搜查,並為衞詩錄取口供,追查她在香港購買海洛英途徑,希望可以揪出毒品拆家,歷時一小時行動未發現任何毒品,而衞詩所屬唱片公司亦不惜工本,聘請資深大律師清洪、現職大律師的前藝人盧敏儀及一名律師到機場及衞詩寓所,為衞詩提供法律意見。

衞詩前日重獲自由後,在父親陪伴下於東京一酒店休息一晚。於當地時間昨晨8時,她身穿紫色連帽衛衣,在父親、經理人陳善之及姓沈女助手職員陪同下,抵達東京成田機場,她沒有回應記者提問,只是頭耷耷步入機場禁區,乘搭日航JL731班機返港。

逾百記者機場守候

衞詩一行乘坐的航班,原定於香港時間下午1時30分抵達赤鱲角機場,但延遲20分鐘才抵達,逾100名記者早在閘口前等候,而唱片公司Amusic 聘請的資深大律師清洪、大律司盧敏儀及姓張律師則於班機抵達前五分鐘,經職員通道進入機場禁區「接機」,三人逗留15分鐘後離開,清洪離開機場時沒有回應記者提問,張姓律師則表示:「阿Jill(衞詩英文名)到咗,等陣會見佢。」三人隨即轉到衞詩位於深水埗郝德傑道寓所,等候與衞詩會面及提供法律意見。

下午2時30分,衞詩步出機場閘口,大批傳媒蜂擁拍照及發問,但衞詩全程未有回應,她停留不足一分鐘後,便與經理人經機場特別通道離開,迅速登上唱片公司安排的七人車,直駛深水埗郝德傑道寓所,與孿生姊姊衞蘭會面,衞蘭於下午4時乘車離開。

約下午3時,多名便裝探員抵達衞詩寓所,由於她在日本法院承認海洛英是購自香港,探員除替衞詩錄取口供,追查她購買毒品途徑,希望可以將毒品拆家繩之於法,探員又徹底搜查衞詩寓所,逗留一小時後離開 ,未檢獲任何毒品。衞詩接受警方問話期間,清洪等三人一直在場提供法律意見。
清洪離開時亦沒有回答記者提問,張姓律師則表示,衞詩正與警方合作,搜查未有發現,衞詩感謝各界的關心,暫時會留在家中休息。

律師黃國桐表示,警方在衞詩返港後,搜查其寓所是正常程序,因為香港警方可能從日本警方得到更多資訊,加上衞詩昨日在東京法庭亦提供過購買毒品等資料。

追查購買毒品途徑

今年2月24日,現年27歲的衞詩與緋聞男友關楚耀於東京涉谷一商店涉嫌高買,被警方調查時發現一支含有大麻成分的香煙,兩人被警方扣留,關楚耀接受調查後,於3月28日獲釋返港,但衞詩則被發現有藏有11小包四號海洛英,她被羈押60日後,前日被解上法院提堂,她承認吸毒一年,被判監兩年,但緩刑三年。新報記者綜合報道

回家與父同住失足仆倒

【新報記者綜合報道】衞詩成功避過牢獄之災,其父功不可沒。衞詩父親Joey Vidal前日在審訊期間,曾向法官求情,承諾衞詩回港後會負起監管責任,幫助衞詩戒除毒癮,衞詩昨日返港後,其父亦履行承諾,接女兒返回紅磡寓所一起居起,豈料衞詩在樓下跣腳仆倒,幸沒有受傷。

衞詩昨日由日本返回香港後,先返回深水埗郝德傑道寓所,接受探員問話。至傍晚6時許,她在助手陪同下,乘坐保母車離開寓所。她換上紅色格仔上衫、頭戴冷帽、手抱紅色毛公仔,前往父親位於紅磡的住所。

女助手攙扶 幸未受傷

大批記者在守候在大廈外,當她步出保母車時,記者即蜂擁而上,將她包圍及舉機拍攝,相機的閃光燈閃過不停,情況十分混亂,令衞詩寸步難移,無法步入大廈的大門。及後,她在女助手及其他職員的簇擁下,慢慢的移向入口,豈料當她走近大門時,突失足跌倒地上,女助手立即趨前攙扶,幸沒有受傷,她手抱的毛公仔亦跌於地上。衞詩重新站起身,亦同樣沒有回答記者問題,在女助手開路下步入大廈。

被問關楚耀掩鼻強忍淚

重獲自由的衞詩,在東京休息一晚後,昨日急不及待返港,她抵達香港赤鱲角機場時,被逾百記者包圍採訪,她一概拒絕回答記者問題,但當被問及緋聞男友關楚耀情況時,她一時感觸,以手掩鼻,眼泛淚光,險些淚灑當場。

記者提問一概拒答

衞詩昨日身穿紫色連帽衞衣,深色牛仔褲及波鞋,戴膠框眼鏡。她在東京成田機場出現時,一度將衛衣的帽子戴上,精神明顯較前日佳,而姓沈女助手一直陪伴在側,她發現有記者拍照時,顯得有點不自然。

同時,香港機管局鑑於有逾百記者湧到機場採訪,在抵境大堂採取特別措施,除用30個鐵馬闢設採訪區,派出近50名保安員維持秩序外,並將兩條扶手電梯、一個出入口及一部電梯暫時封閉,以免發生混亂。

衞詩步出機場時,發現閃光燈閃過不停,一度欲掉頭返回禁區,被女助手截住,她才停下來讓記者拍照,記者亦把握機會發問,包括是否後悔及日後有何打算,她均一概拒絕回答,盡量保持笑容;不過,當記者問到其緋聞男友關楚耀時,她顯得十分感觸,立即用手掩鼻,更險些流淚。

其後,她在保安員簇擁下,經特別通道登上保母車返回深水埗寓所;當她抵達寓所樓下時,有記者企圖拉開車門拍照,情況一度混亂。新報記者

衞詩未玩完

被日本羈留60日的衛詩(Jill),前日獲輕判後,昨午乘日航班機於1時30分由東京平安返港,對於她今次獲緩刑判決,一眾藝人都希望她能痛定思過,重新振作;家姊衛蘭(Janice)坦言說:「開心晒!」而A Music對Jill這次犯錯的態度亦有所改變,由最初強硬宣布要止終合約,到她獲釋返港,唱片公司發言人口氣亦放軟,似乎有所轉機,不過關楚耀仍然閉門思過,兩人的情路比起事業更加崎嶇。

一眾藝人對Jill能獲釋返港,都表態支持,希望給她多一個機會亦勸喻對方不可再犯,並以此為鑑。

蔡卓妍(阿Sa):不可再犯
對於衞詩昨日返港,阿Sa表示一直有留意,又指家人的鼓勵是最重要,還希望大家能給她機會,並寄語每個人也會犯錯,但不可一犯再犯。

張繼聰:吸取教訓
張繼聰指事件已告一段落,大家應給予她一個機會,讓她面對重新生活,他認為每個年青人在成長過程中吸取教訓,特別是視為弟弟的關楚耀,他也希望大家給他機會。

蘇永康:魂魄未齊
蘇永康表示自己有機會便會盡量出席正面的活動,他說:「我們犯過錯(蘇永康在2002年6月曾於台灣被警方發現藏有搖頭丸)的講,好過傑青向年輕人講。」
問蘇永康會否鼓勵衞詩多出席正面活動?他表示這要看黎明怎樣做法,並覺衞詩現階段要先沉澱一下,覺得對方現在應該魂魄未齊。康仔透露當年自己花了兩年時間在內地拍劇,才知自己想怎樣,他說:「這次對衞詩生命也有很大烙印。」

泳兒:知錯能改
「睇報道見佢精神唔太好及肥了少許,一個女仔在那裏情緒會受影響,見她出來面對大家也很慘,希望快點過去,令她有正常和健康生活,做錯事不緊要,最重要是只自己錯甚麼。」泳兒當年與關楚耀及衞詩是同一屆新人,並覺公司是很辛苦才能栽培新人,但要摧毁歌手一樣容易,希望大家給予機會。

陳偉霆:潔身自愛
陳偉霆被問到可覺衞詩以後的路很難行?他說:「如果係自己就難行,希望佢改過自新,收埋自己後會有一個升華了的衞詩出來,增值自己及潔身自愛,我會支持衞詩。」提及孫耀威爆有娛圈人吸大麻當吸煙,他說:「未聽過,但應該不是這樣壞,大家應正面去看。」

張智霖:努力未來
提到衞詩已回港,張智霖說:「佢好好運,希望佢可以努力未來。」

胡杏兒:跳舞減壓
胡杏兒呼籲同行不要用吸毒來減壓,她說:「要減壓有好多方法,我自己會選擇吃東西,或落的士高跳舞瘋狂一下,整個人也伯好一點。」

又要驚又要曳

行為心理學家李寶能指出,從衛詩在獲釋後首見記者,她當時的衣著和行為舉止,反映她內心的不安情緒。李寶能表示,從衛詩在酒店會見記者時,不時作出「拉衫」行為,暗示她其實內心有種不安及矛盾的感覺,但她本應可以穿著一些較「密實」的服裝,但奈何她當時卻身穿一件綠色開胸的風褸,情況猶如小朋友一樣「又要驚又要曳」。
心理學家黃永耀關注衛詩被囚兩個月的心理變化。他指出,通常被囚期間,犯人往往會將問題歸咎自己,若不作出好好的輔導,可能會演變成焦慮和抑鬱。

網民有話講

東星耀揚:好似個個明星犯法都緩刑既,判囚10年,緩刑11年,果然係法律面前……

Pierce:希望佢能夠洗心革面咁重新做人啦!

東星耀揚:真係改到咩?返黎又開迷幻派對,希望佢下次再比人捉到啦!

過期米線:一早預左啦……我都冇諗過佢會入冊……就算殺人放火都唔會有事……

**************************************

大公報 

衛詩返港警搜寓所未有發現

【大公報訊】在東京藏毒罪成被判囚緩刑的歌手衛詩,昨日下午返抵本港,她步出機場禁區後讓記者拍照,但對記者的提問概不回應。她的代表律師承認,警方曾到衛詩的寓所搜查,但未有發現,衛詩現時需要休息,之後將向傳媒交代。香港警方表示,將繼續跟進事件,而衛詩所屬唱片公司則稱,暫未與衛詩討論合約事宜。

向記者鞠躬眼泛淚光

在東京承認藏有超過一克海洛英的衛詩,於日本時間昨日早上八時在經理人陳善之及父親陪同下到達成田機場,並無回應記者提問。衛詩乘搭的班機下午二時左右抵達香港,她在二時三十分左右出現接機大堂。大批傳媒一早在大堂等候,機管局事前已安排鐵馬及保安在場維持秩序。衛詩身穿紫色外衣,神情憔悴,並無發表講話,亦不回應記者提問,只在機場大堂逗留約一分鐘讓傳媒拍照,並向記者不斷點頭及鞠躬,神情激動,眼泛淚光,拍照後即轉身擦去淚水,由保安護送經特別通道返回寓所。

衛詩的姐姐衛蘭曾探望妹妹,在下午四時左右離開。

稍後將會傳媒作交代

警方下午派員到衛詩位於九龍郝德傑道的寓所搜查,並就她在日本承認將海洛英由香港帶去東京的事進行調查,警員逗留約一小時後離開。

資深大律師清洪離開衛詩寓所時不肯回答記者提問,另一位張律師則說衛詩和警方合作,警員搜查時並無發現。衛詩很感謝各界的關心,現時需要休息,休息後會向傳媒交代。

警方證實衛詩曾協助調查,警方將繼續跟進事件。衛詩所屬的唱片公司表示,暫時未有與衛詩討論有關合約的事。

警搜衛寓所未有發現

律師黃國桐稱,警方在衛詩返港後到她的寓所搜查是正常程序,因為香港警方可能從日本警方得到更多的資訊,加上衛詩前日在東京法庭亦提供購買毒品等的資料。不過,他亦承認即使衛詩在日本承認吸毒,本港警方亦很難就此提出檢控,需要搜集更多證據。

衛詩前日被東京法院判監兩年,緩刑三年。衛詩在庭上表示,因為工作壓力大而吸毒,在羈押期間,已經戒毒,並且公開道歉。

Messages In This Thread

2009-04-26 新聞
視頻﹕2009年4月25日衛詩日本返港
嘩! D記者逼成咁, 點睇到路? 真係好易跌親!
Re: 嘩! D記者逼成咁, 點睇到路? 真係好易跌親!
衛詩返港遭警搜居所 面對傳媒追問低頭掩面抽泣
衞詩房間地氈式搜毒/黎明打友情牌 清洪傍衞詩
蘇永康:衛詩魂魄未齊 鼓勵衛詩的說話留給黎明說吧!
我們需要有寬恕的社會
黎明口硬心軟暗啃衞詩巨債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I mean Leon雪中送炭 Arh!....感動到寫錯字...
Re: ....I mean Leon雪中送炭 Arh!....感動到寫錯字...
昨天是雨過天晴,今天是人間有情(w/t)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