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Leon

衞詩房間地氈式搜毒/黎明打友情牌 清洪傍衞詩
In Response To: 2009-04-26 新聞 ()

東方日報

衞詩房間地氈式搜毒

在日本承認藏毒的衞詩重獲自由後返抵香港,即成本港警方調查對象,昨午由步出機艙一刻已被警方貼身盯緊,毒品調查科探員更早在衞蘭衞詩兩姊妹位於大埔道的寓所恭候,其後大肆搜查兩人房間,衞詩房間成地氈式搜查重點,連內衣褲也被逐一攤開,兩姊妹數十對表演用戰鞋均被檢查,但並無收穫,衞詩在律師團陪同下亦對海洛英從何來等提問保持緘默。警方證實曾邀請衞詩調查,並會繼續跟進案件。

衞詩昨在暴風雨天氣下從東京返抵闊別兩個多月的香港,航班抵港時間因天氣問題而較原定稍遲。飛機約二時降落後,衞詩為首位步出機艙的乘客,閘口當時已有至少廿名入境處人員及警方便衣探員恭候,並邀請她與同行父親及經理人等到禁區一間房間辦理入境手續,期間有軍裝警員在門外把守,便衣警員亦一度喝止記者拍攝。

反對警方邀助查
衞詩所屬唱片公司特別聘請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其大律師徒弟盧敏儀,到機場協助衞詩,他們原本在車內等候,但是收到衞詩被邀到房間辦理手續消息之後,兩人立即進入機場禁區;據了解,他們反對警方邀請衞詩助查,亦為警方一旦即場盤問提供法律意見。

約半小時後,衞詩步出入境大堂,身旁除父親及唱片公司職員,亦有警員在旁,眾人在保安護送下經特別通道離開,登上清洪等人乘坐到機場的七人車離開。與此同時,毒品調查科探員抵達由衞蘭出資租用供姊妹倆同住的大埔道寓所,更早在衞詩抵達前入屋守候,準備展開搜屋大行動;據悉,衞蘭當時亦在屋內,而警方的行動則由毒品調查科總督察黃耀榮率領一行八人負責。

約下午三時,衞詩在清洪及盧敏儀陪同下返回上址,警方隨即進行地氈式搜查,首先搜查衞詩房間,現場消息指,警方搜查巨細無遺,幾乎將衞詩房間翻轉,床鋪被單、衣服鞋襪以至內衣褲也不放過,在檢查兩姊妹衣帽間時,警員特別將房內數十對鞋逐一拿出來檢查,亦搜查屋內浴室及廚房,一直到搜查衞蘭房間時才較寬鬆。

搜屋未動用手令
搜屋行動歷時約一小時,未有任何發現,消息指,警方為昨日的搜查行動成功申請了三張手令,搜查範圍包括衞詩經常出入的兩個唱片公司辦事處,衞詩的唱片公司宿舍亦在搜查清單內,但警方昨午約四時離開後,未有進一步搜查行動。據了解,警方搜查衞詩寓所時不但未有動用搜查令,亦無宣讀警誡供詞,行動只是取得衞詩同意便進行,衞詩亦願意合作,但當警方反覆查問衞詩毒品來源時,衞詩保持緘默。


臉容憔悴的衞詩步出入境大堂讓守候的記者拍照,期間仍強擠出笑容。/ 衞詩昨早乘飛機離開日本,返回闊別逾兩個月的香港。/ 大批機場職員、入境處人員及警方便衣人員一早已在機場禁區等候衞詩,協助她辦理入境手續。

**************************************

黎明打友情牌 清洪傍衞詩

【本報訊】儘管衞詩傷盡唱片公司老闆黎明的心,但黎明對昔日愛將回港仍高度重視,大打友情牌請來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其徒弟大律師盧敏儀出面協助,由衞詩抵港至警方搜屋,兩位大狀均全程陪在衞詩身旁協助。據悉,衞詩採取的策略是跟警方合作,包括讓警方搜屋,但有關毒品來源問題則完全保持緘默。

消息人士指,由於衞詩涉藏毒的案件在日本發生而非本港,故香港警方根本沒有證據指控衞詩,而衞詩亦可在無罪假設的情況下保持緘默,但相信港警會循日本警方提供的資料,就案件進行調查,希望找到衞詩購得毒品的來源。

與盧敏儀私交甚篤
至於黎明今次請來清洪出面,全是打友情牌。據悉,黎明與清洪徒弟、前藝人盧敏儀及其夫孫敬安相當老友,加上黎明與清洪本身亦私交甚篤,故獲得襄助。


毒品調查科探員昨午到衞蘭衞詩位於大埔道的寓所搜查,歷時個多小時。

***************************************************

「有無後悔?」 低頭掩面欲哭

【本報訊】在異鄉關押兩個月後獲釋的衞詩,經過一晚休息後臉容依然憔悴,昨日早上由日本起程返港,直至傍晚返回紅磡舊居,衞詩全程都以沉默來回答傳媒提問,整日只向圍堵她的記者說過一句「小心」。

衞詩在步出香港機場入境大堂時,即使面對有關男友關楚耀的提問仍能勉強保持平靜,但被問到有否感到後悔時即表現激動,低頭抽搐掩臉欲哭,六秒後始能再抬頭強顏微笑,從前一見鏡頭即綻放甜笑的畫面不復再。

聞關楚耀當聽唔到
日本時間昨早約八時十五分(香港時間七時十五分),衞詩與父親Joey Vidal及經理人陳善之抵達成田機場,以有帽衞衣套頭的衞詩神情仍然憔悴迷茫,但仍能以微笑回應記者提問,唯獨提到關楚耀時她則充耳不聞,掩嘴未有任何表示,反而有記者因爭相拍照而跌倒時,衞詩終開金口,提醒記者:「小心,小心!」

衞詩一行人乘坐商務客位返港,不少同機傳媒在機上仍爭相拍照,衞詩起初有點錯愕,但在唱片公司人員安撫後變得較自然,至於本港機場亦一早有大批傳媒守候,為免關楚耀早前回港時的混亂重演,機場管理局事前安排鐵馬騰出通道,並安排保安員在場維持秩序。

衞詩一步出入境大堂,傳媒閃光燈閃個不停,除下衞衣帽子的衞詩先停步向記者鞠躬,企定定讓記者拍照,記者把握機會提出連串問題:「有無聯絡Kelvin(關楚耀)啊?」、「返香港覺得點啊?」、「今日會唔會同大家道歉啊?」但衞詩始終保持平靜。

到有傳媒高叫「有無覺得後悔啊?」衞詩即顯得有點激動,用手掩臉之餘更低頭抽搐,狀似飲泣,垂頭六秒至有人再問「點解喊啊?」她才抬頭忍淚微笑,從特別通道離開機場,期間見她不時用手拭抹眼角。


記者問衞詩有否覺得後悔?她即顯得激動掩面低頭抽搐。/ 衞蘭昨午曾返回寓所與妹妹衞詩見面,之後如常到錄音室繼續工作。

*******************************************

太陽報

http://tv.on.cc/index.html?s=3&i=ONS-090425-11580-27M&d=1240666883

機場恭候返港 內衣鞋帽逐樣查
警翻轉衛詩房間搜毒

26/04/2009

在日本承認藏毒的衛詩重獲自由後返抵香港,即成本港警方調查對象,昨午由步出機艙一刻已被警方貼身緊盯,毒品調查科探員更早在衛蘭衛詩兩姐妹位於大埔道的寓所恭候,其後大肆搜查兩人房間,衛詩房間成地氈式搜查重點,連內衣褲也被逐一攤開,兩姐妹數十對表演用戰鞋均被檢查,但並無發現,衛詩在律師團陪同下亦對海洛英從何而來等提問保持緘默。警方證實曾邀請衛詩調查,並會繼續跟進案件。

衛詩昨在暴風雨天氣下從東京返抵闊別兩個多月的香港,航班抵港時間因天氣問題而較原定稍遲。

禁區房辦入境手續
飛機約下午二時降落後,衛詩為首位步出機艙的乘客,閘口當時已有至少二十名入境處人員及警方便衣探員恭候,並邀請她與同行父親及經理人等到禁區一間房間辦理入境手續,期間有軍裝警員在門外把守,便衣警員亦一度喝止記者拍攝。

衛詩所屬的唱片公司特別聘請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其大律師徒弟盧敏儀,到機場協助衛詩,他們原本在車內等候,但是收到衛詩被邀到房間辦理手續的消息之後,兩人立即進入機場禁區;據了解,他們反對警方邀請衛詩助查,亦為警方一旦即場盤問提供法律意見。

約半小時之後,衛詩步出入境大堂,身旁除父親及唱片公司職員,亦有警員在旁,眾人在保安護送下經特別通道離開,登上清洪等人乘坐到機場的七人車離開。

與此同時,毒品調查科探員抵達由衛蘭出資租用供姐妹倆同住的大埔道寓所,更早在衛詩抵達前入屋守候,準備展開搜屋大行動;據悉,衛蘭當時亦在屋內,而警方的調查行動則由毒品調查科總督察黃耀榮率領一行八人負責。

約下午三時,衛詩在清洪及盧敏儀陪同下返回上址,警方隨即進行地氈式搜查,首先搜查衛詩房間,現場消息指,警方搜查巨細無遺,幾乎將衛詩房間翻轉,床鋪被單、衣服鞋襪以至內衣褲都不放過,在檢查兩姊妹衣帽間時,警員特別將房內數十對鞋逐一拿出來檢查,亦搜查屋內浴室及廚房,一直到搜查衛蘭房間時才較寬鬆。

追問毒源衛詩緘默
搜屋行動歷時約一小時,未有任何發現,消息指,警方為昨日的搜查行動成功申請了三張手令,搜查範圍包括衛詩經常出入的兩個唱片公司辦事處,衛詩的唱片公司宿舍亦在搜查清單內,但警方昨午約四時離開後,未有進一步搜查行動。

據了解,警方搜查衛詩寓所時不但未有動用搜查令,亦無宣讀警誡供詞,行動只是取得衛詩同意便進行,衛詩亦願意合作,但當警方反覆查問衛詩毒品來源時,衛詩保持緘默。


東京成田機場衛詩(右二)在經理人陳善之(右)與Amusic傳媒總監沈小姐(左二)陪同下準備步入離境大堂。
/香港機場衛詩步出禁區,見到過百記者守候有點錯愕。


乘車返家衛詩所乘坐之七人車返抵衛蘭寓所時,有警員維持秩序。 /被嚇一跳衛詩乘車返抵大埔道衛蘭寓所時,有記者強行打開車門,嚇了她一跳。


警員搜屋衛詩抵達大埔道衛蘭寓所一小時前,已有大批便衣與軍裝警員,包括毒品調查科警員準備搜查。

***********************************************

被問是否感後悔 低頭掩臉似飲泣

26/04/2009

【本報訊】在異鄉關押兩個月後獲釋的衛詩,經一晚休息後臉容依然憔悴,昨早由日本起程返港至傍晚返回紅磡舊居,衛詩全程都以沉默來回答傳媒提問,整日只向圍堵她的記者說過一句「小心」。她在步出香港機場入境大堂時,即使面對有關男友關楚耀的提問仍能勉強保持平靜,但被問到有否感到後悔時即表現激動,低頭抽搐掩臉似飲泣,六秒後始能再抬頭強顏微笑。
日本時間昨早約八時十五分(香港時間七時十五分),衛詩與父親Joey Vidal及經理人陳善之抵達成田機場,以有帽衛衣套頭的衛詩神情仍然憔悴迷茫,但仍能以微笑回應記者提問,唯獨提到關楚耀時她則充耳不聞,掩嘴未有任何表示。

衛詩一行人乘坐商務客位返港,不少同機傳媒在機上仍爭相拍照,衛詩起初有點錯愕,但在唱片公司人員安撫後變得較自然,至於本港機場亦一早有大批傳媒守候,為免關楚耀早前回港時的混亂重演,機場管理局事前安排鐵馬騰出通道,並安排保安員維持秩序。

停步向記者鞠躬
衛詩一步出離境大堂,傳媒閃光燈閃個不停,除下衛衣帽子的衛詩先停步向記者鞠躬,企定定讓記者拍照,記者把握機會提出連串問題:「有無聯絡Kelvin(關楚耀)啊?」「返香港覺得點啊?」「今日會唔會同大家道歉啊?」……但詩始終保持平靜。

到有傳媒高叫:「有無覺得後悔啊?」衛詩即有點激動,用手掩臉低頭抽搐,狀似飲泣,垂頭六秒至有人再問:「點解喊啊?」她才抬頭忍淚微笑,從特別通道離開機場,期間見她不時用手抹拭眼角。

*****************************************

黎明搵大狀協助衛詩

26/04/2009

【本報訊】儘管衛詩傷盡唱片公司老闆黎明的心,但黎明對昔日愛將回港仍高度重視,大打友情牌請來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其徒弟大律師盧敏儀出面協助,由衛詩抵港至警方搜屋,兩位大狀全程在衛詩身旁協助。據悉,衛詩採取的策略是跟警方合作,包括讓警方搜屋,但有關毒品來源問題則完全保持緘默。

消息人士指,因衛詩涉藏毒的案件在日本發生,故香港警方根本沒有證據指控衛詩,而衛詩亦可在無罪假設的情況下保持緘默,但相信港警會循日本警方提供的資料調查,望找到衛詩購得毒品的來源。

至於黎明今次請來清洪出面,全是打友情牌。據悉,黎明與清洪徒弟、前藝人盧敏儀及其夫孫敬安相當老友,加上黎明與清洪本身亦私交甚篤,故獲得襄助。

*****************************************************

蘋果日報

衞 詩 回 港   警 押 返 家 搜 查
【 本 報 訊 】 因 藏 毒 罪 成 被 日 本 法 院 判 處 入 獄 兩 年 、 緩 刑 三 年 的 本 港 女 歌 手 衞 詩 , 終 於 結 束 60 天 牢 獄 生 涯 。 昨 午 衞 詩 帶 着 一 臉 憔 悴 返 抵 香 港 , 神 情 恍 惚 的 她 沒 有 就 記 者 連 珠 炮 發 的 問 題 作 出 回 應 , 隨 即 由 警 方 押 返 寓 所 搜 查 , 衞 詩 所 屬 唱 片 公 司 則 安 排 重 量 級 律 師 團 到 場 協 助 。 警 方 搜 查 後 未 有 發 現 , 但 不 排 除 稍 後 再 邀 請 衞 詩 調 查 , 找 出 其 毒 品 來 源 。 記 者 : 張 俊 銘

重 獲 自 由 的 衞 詩 ( 27 歲 ) 昨 日 上 午 在 父 親 Joey Vidal 及 經 理 人 陳 善 之 等 陪 同 下 , 到 東 京 成 田 機 場 乘 坐 航 機 的 商 務 客 位 返 港 。 不 施 脂 粉 的 她 面 容 浮 腫 , 記 者 問 她 終 能 回 家 是 否 開 心 時 , 衞 詩 微 笑 點 頭 , 但 當 問 及 有 否 與 男 友 關 楚 耀 聯 絡 , 她 即 收 起 笑 容 不 作 回 應 。


在 日 本 拘 留 60 日 的 衞 詩 , 昨 午 返 港 , 由 便 衣 警 員 陪 同 離 開 機 場 。 / 毒 品 調 查 科 探 員 昨 往 衞 詩 大 埔 道 寓 所 搜 查 近 半 小 時 後 離 開 , 但 無 所 獲 。/衞 詩 返 港 引 來 大 批 傳 媒 追 訪 。

探 員 搜 屋 沒 有 發 現
衞 詩 在 日 本 離 境 過 程 十 分 順 利 , 未 有 被 搜 查 行 李 , 但 其 父 則 被 海 關 在 手 提 行 李 中 搜 出 一 支 類 似 壓 縮 氣 體 。 衞 詩 進 入 候 機 室 見 到 大 批 候 機 群 眾 時 表 現 驚 慌 , 一 度 垂 下 頭 及 不 敢 向 前 行 。

衞 詩 乘 坐 的 班 機 下 午 1 時 50 分 抵 港 後 , 隨 即 被 兩 名 入 境 處 職 員 及 兩 名 便 裝 人 員 帶 離 機 艙 。 下 午 2 時 30 分 , 衞 詩 在 30 多 名 海 關 人 員 、 便 衣 警 員 及 保 安 等 陪 同 下 步 出 禁 區 大 堂 。 在 場 逾 百 記 者 隨 即 連 珠 炮 發 提 問 , 衞 詩 顯 得 極 度 緊 張 , 眼 神 浮 游 不 定 , 一 度 不 敢 抬 頭 面 對 鏡 頭 , 繼 而 輕 輕 點 頭 及 擠 出 笑 容 。 有 記 者 問 她 對 自 己 行 為 有 否 感 到 後 悔 , 她 即 雙 手 掩 面 低 頭 飲 泣 , 然 後 向 在 場 傳 媒 再 次 點 頭 , 前 後 逗 留 約 兩 分 鐘 , 隨 即 由 探 員 陪 同 乘 坐 警 方 安 排 的 七 人 車 返 回 大 埔 道 郝 德 傑 山 寓 所 , 多 名 毒 品 調 查 科 探 員 進 入 屋 內 搜 查 。
衞 詩 所 屬 唱 片 公 司 Amusic 亦 不 敢 怠 慢 , 找 來 熟 悉 演 藝 界 、 有 「 金 牙 大 狀 」 之 稱 的 資 深 大 律 師 清 洪 , 連 同 大 律 師 盧 敏 儀 及 律 師 張 雅 棣 到 場 提 供 法 律 意 見 。 據 了 解 , 警 方 在 衞 詩 家 中 調 查 期 間 , 一 直 由 律 師 代 她 回 答 問 題 。

毒 品 調 查 科 探 員 逗 留 約 半 小 時 便 收 隊 離 開 , 之 後 張 雅 棣 代 表 衞 詩 向 記 者 說 : 「 當 事 人 好 多 謝 大 家 關 心 , 佢 同 警 方 好 合 作 , 警 方 喺 呢 度 做 咗 個 搜 查 , 係 冇 嘢 搵 到 , 而 警 方 嘅 行 動 經 已 完 結 。 」

警 方 發 言 人 只 表 示 : 「 有 關 女 子 ( 指 衞 詩 ) 今 日 ( 即 昨 日 ) 曾 協 助 警 方 調 查 , 警 方 繼 續 跟 進 有 關 事 件 」 , 但 他 拒 絕 透 露 調 查 細 節 。 據 了 解 , 警 方 不 排 除 稍 後 再 邀 請 衞 詩 協 助 調 查 , 希 望 找 出 毒 品 來 源 。

姊 妹 重 逢 相 擁 痛 哭
衞 詩 與 孖 生 姊 姊 衞 蘭 分 隔 兩 個 月 , 據 悉 兩 人 昨 在 家 中 相 聚 時 , 激 動 得 相 擁 抱 頭 痛 哭 。 兩 人 相 聚 個 多 小 時 後 , 衞 蘭 便 匆 匆 離 開 往 北 角 錄 音 , 被 問 及 與 妹 妹 團 聚 傾 談 內 容 時 , 她 面 帶 笑 容 說 : 「 好 安 心 妹 妹 返 到 嚟 。 」

早 前 有 消 息 指 衞 詩 唱 片 公 司 老 闆 黎 明 不 欲 衞 詩 影 響 衞 蘭 事 業 , 下 令 兩 人 分 開 居 住 。 衞 詩 昨 在 家 逗 留 兩 個 多 小 時 後 , 即 於 下 午 5 時 45 分 換 上 另 一 套 衣 服 前 往 父 親 於 紅 磡 德 民 街 的 寓 所 , 估 計 是 到 舊 居 與 父 親 同 住 。 衞 蘭 昨 晚 被 問 及 是 否 與 妹 妹 分 開 居 住 時 有 點 不 知 所 措 地 說 : 「 我 唔 知 呀 、 我 唔 知 呀 ! 」 至 於 會 否 向 黎 明 求 情 , 她 說 : 「 總 之 我 依 家 好 安 心 妹 妹 返 咗 嚟 , 希 望 件 事 快 啲 完 。 」
Amusic 發 言 人 沈 小 姐 表 示 , 要 先 和 律 師 商 討 才 決 定 會 否 為 衞 詩 開 記 者 會 公 開 回 應 。

************************************************

蘋果日報

胞 姊 贈 繩 戒 定 驚
衞 詩 壓 力 爆 煲 狂 甩 髮

衞 詩 因 為 在 日 本 藏 毒 被 囚 60 日 後 , 前 日 她 在 日 本 上 庭 受 審 , 被 判 入 獄 兩 年 、 緩 刑 三 年 , 並 即 時 獲 釋 , 昨 日 她 在 父 親 和 經 理 人 陪 同 下 回 港 , 她 抵 達 香 港 機 場 時 , 只 是 不 時 低 着 頭 , 不 知 是 否 因 壓 力 爆 煲 關 係 , 她 的 脫 髮 現 象 又 復 現 , 難 怪 其 姊 衞 蘭 要 送 有 辟 邪 作 用 的 黃 繩 戒 指 給 她 定 驚 。

衞 詩 昨 日 雖 然 已 重 獲 自 由 , 可 以 回 到 香 港 , 但 往 後 她 還 有 一 連 串 問 題 要 面 對 和 憂 心 , 因 為 這 次 所 犯 的 過 錯 , 將 會 對 其 星 途 有 相 當 大 影 響 , 其 所 屬 Amusic 唱 片 公 司 老 闆 黎 明 早 已 聲 明 , 若 證 實 她 與 毒 品 扯 上 關 係 , 公 司 會 與 她 解 約 , 她 將 要 面 對 星 途 最 低 潮 時 期 。 感 情 方 面 , 她 與 關 楚 耀 一 段 情 也 是 凍 過 水 , 因 為 男 方 的 家 長 和 唱 片 公 司 都 反 對 兩 人 繼 續 來 往 , 在 強 大 壓 力 下 , 相 信 很 難 發 展 下 去 。

《 昨 日 勁 殘 》
衞 詩 戒 毒 後 於 昨 日 回 港 , 身 穿 Nike 紫 藍 色 衞 衣 的 她 , 又 出 現 嚴 重 脫 髮 的 情 況 。/
《 08 年 狀 態 大 勇 》
去 年 衞 詩 經 醫 治 後 , 脫 髮 情 況 大 有 好 轉 , 頭 髮 濃 密 不 少 。/
《 07 年 開 始 脫 髮 》
一 直 受 脫 髮 困 擾 的 衞 詩 , 曾 經 為 此 看 醫 生 。 資 料 圖 片

靠 父 姊 陪 度 艱 難 期
在 日 本 被 囚 60 日 後 , 回 港 還 有 重 重 難 題 要 解 決 , 可 以 想 像 到 她 面 對 的 壓 力 不 是 一 般 人 可 以 承 受 , 她 的 壓 力 有 多 大 , 可 從 她 頭 髮 越 來 越 稀 疏 的 情 況 就 可 得 知 , 昨 日 她 現 身 香 港 機 場 時 , 不 時 撥 頭 髮 , 深 怕 被 人 看 到 她 的 脫 髮 嚴 重 。 年 多 前 衞 詩 曾 到 訪 中 環 皮 膚 科 醫 生 , 脫 髮 情 況 本 已 好 轉 , 但 想 不 到 今 次 在 日 本 歸 來 後 , 她 的 甩 髮 又 趨 嚴 重 了 , 幸 而 胞 姊 和 父 親 都 很 關 心 她 , 應 該 可 以 給 予 她 不 少 精 神 支 持 , 幫 助 她 熬 過 這 段 艱 難 時 期 。

昨 日 衞 詩 從 日 本 出 發 時 , 其 左 手 無 名 指 戴 了 一 枚 黃 色 繩 製 造 的 戒 指 , 據 知 這 類 戒 指 繩 有 定 驚 和 辟 邪 作 用 , 而 衞 詩 這 枚 是 由 衞 蘭 所 贈 , 回 港 後 衞 詩 又 將 之 改 戴 在 中 指 上 。 但 後 來 她 回 家 與 家 人 見 完 面 , 記 者 看 到 其 右 手 又 戴 了 一 條 紅 繩 , 這 種 紅 繩 帶 有 祝 福 意 思 , 也 是 衞 蘭 找 專 人 為 妹 妹 求 回 來 的 。


衞 蘭 昨 日 也 有 現 身 , 手 上 也 戴 上 紅 繩 。

返 舊 居 跌 倒 露 紅 底
平 時 衞 蘭 滿 口 英 語 , 其 實 她 是 虔 誠 佛 教 徒 , 受 經 理 人 陳 善 之 影 響 下 , 衞 蘭 早 於 兩 、 三 年 前 已 信 奉 佛 教 , 會 買 一 些 英 文 講 佛 的 書 來 看 , 有 時 她 還 會 與 妹 妹 一 起 分 享 佛 經 和 做 人 道 理 , 又 會 為 家 人 求 些 平 安 黃 、 紅 繩 戴 。
昨 午 衞 蘭 離 家 後 , 未 幾 其 妹 衞 詩 也 離 家 乘 車 返 回 位 於 紅 磡 的 舊 居 , 怎 料 她 抵 大 廈 門 口 時 , 突 然 雙 腳 發 軟 , 跌 在 地 上 痛 得 直 叫 : 「 哎 吔 ! 」 助 手 與 隨 行 人 員 迅 速 把 她 扶 起 來 , 不 過 跌 坐 地 上 的 她 不 慎 走 光 , 露 出 紅 色 底 褲 邊 , 不 知 是 否 想 冲 喜 , 所 以 刻 意 穿 紅 色 的 底 褲 催 運 。
採 訪 : 張 俊 銘 、 葉 雪   攝 影 : 娛 樂 突 發 組


回 到 紅 磡 舊 居 時 , 衞 詩 被 大 批 傳 媒 追 訪 。/ 《 忽 然 跌 低 》衞 詩 在 舊 居 門 前 突 然 發 軟 蹄 , 還 露 出 紅 色 底 褲 邊 。

專 人 侍 候   吸 毒 間 接 致 脫 髮
家 庭 醫 生 關 嘉 美 表 示 吸 毒 並 不 會 直 接 導 致 脫 髮 , 她 說 : 「 如 果 係 吸 毒 , 好 多 時 係 因 為 亢 奮 , 冇 晒 胃 口 唔 想 食 嘢 , 出 現 營 養 不 良 、 飲 食 失 調 , 咁 就 會 間 接 令 你 甩 頭 髮 。 咁 如 果 個 女 仔 本 身 體 質 都 係 易 脫 髮 , 或 者 髮 根 唔 係 咁 健 康 嘅 , 咁 就 更 加 易 出 現 脫 髮 嘅 情 形 。 」
關 嘉 美 表 示 戒 毒 絕 對 有 助 改 善 脫 髮 問 題 , 但 戒 毒 後 身 體 需 待 六 個 月 才 能 全 面 恢 復 , 她 說 : 「 戒 毒 就 第 一 個 月 最 辛 苦 , 身 體 恢 復 就 要 六 個 月 , 咁 你 戒 咗 毒 , 食 番 嘢 , 身 體 好 咗 , 自 然 呢 方 面 嘅 影 響 就 會 少 咗 。 」 至 於 壓 力 性 脫 髮 , 關 嘉 美 表 示 除 了 從 心 理 上 紓 緩 壓 力 , 也 可 以 搽 藥 治 療 。


衞 詩/ 衞 蘭

全 城 熱 話   蘇 永 康 : 衞 詩 魂 魄 未 齊
衞 詩 ( Jill ) 承 認 吸 毒 及 藏 毒 , 擾 攘 多 時 昨 日 終 於 返 回 香 港 。 一 眾 圈 中 人 獲 悉 她 順 利 回 港 都 替 她 高 興 , 雖 然 前 途 未 卜 , 但 他 們 都 希 望 Jill 無 論 怎 樣 都 要 積 極 面 對 , 明 天 會 更 好 。

蘇 永 康 : 佢 而 家 魂 魄 都 唔 齊 , 自 己 都 試 過 , 要 成 兩 年 時 間 先 齊 番 魂 魄 , 先 知 自 己 想 點 , 可 能 我 遲 鈍 啫 。 其 實 法 律 裁 決 人 都 係 想 人 改 過 , 改 過 嘅 比 率 係 大 過 懲 罰 嘅 比 率 , 而 家 係 應 該 畀 機 會 佢 改 過 , 如 果 佢 肯 改 過 , 大 家 應 畀 機 會 佢 , 呢 件 事 係 佢 生 命 嘅 好 大 烙 印 , 我 都 唔 介 意 話 畀 人 聽 我 犯 過 錯 , 由 我 哋 呢 啲 犯 過 錯 嘅 人 講 唔 好 掂 呢 啲 嘢 , 好 過 叫 個 傑 青 嚟 講 啦 。

胡 杏 兒 : 我 都 有 睇 到 報 紙 , 相 信 阿 Jill 都 會 知 錯 , 佢 都 坐 咗 咁 多 日 , 大 家 畀 個 機 會 佢 , 佢 認 罪 證 明 有 悔 意 , 畀 時 間 佢 。 藝 人 嘅 工 作 係 有 壓 力 , 不 過 有 好 多 方 法 可 以 解 決 , 但 唔 好 用 呢 個 方 法 。

張 繼 聰 : 件 事 可 以 話 告 一 段 落 , 希 望 大 家 畀 機 會 佢 重 新 適 應 生 活 , 年 輕 人 都 行 過 錯 路 , 呢 件 事 會 吸 取 到 教 訓 , 只 要 佢 努 力 承 擔 自 己 嘅 事 , 大 家 都 會 支 持 佢 。

泳 兒 : 睇 電 視 見 佢 精 神 唔 係 咁 好 , 好 似 浮 腫 咗 少 少 , 自 己 一 個 女 仔 好 孤 單 , 情 緒 會 受 影 響 , 畀 啲 空 間 佢 , 佢 喺 入 面 60 日 , 出 嚟 見 記 者 壓 力 好 大 , 希 望 佢 快 啲 過 健 康 正 常 嘅 生 活 。 一 個 人 做 錯 事 唔 緊 要 , 最 重 要 知 道 錯 乜 , 大 家 係 同 一 年 新 人 , 公 司 好 辛 苦 栽 培 新 人 但 要 摧 毀 一 個 歌 手 就 好 易 , 唔 好 因 為 一 件 錯 事 就 抹 煞 佢 之 前 嘅 努 力 。

蔡 卓 妍 : 一 直 有 留 意 呢 件 事 , 家 人 朋 友 都 一 直 鼓 勵 佢 , 只 要 佢 改 過 , 我 同 觀 眾 都 會 接 受 佢 , 大 家 畀 機 會 佢 , 每 個 人 都 會 犯 錯 , 只 要 唔 好 一 錯 再 錯 就 得 。

周 麗 淇 : 我 喺 日 本 唔 多 覺 有 阿 Jill 單 新 聞 , 反 而 草 ? 剛 嘅 新 聞 就 好 轟 動 , 佢 可 以 返 到 香 港 我 都 戥 佢 開 心 , 希 望 大 家 畀 機 會 佢 。

鄧 健 泓 : 個 人 返 到 香 港 已 經 好 好 , 佢 係 一 個 幾 好 又 有 經 驗 嘅 歌 手 , 希 望 佢 好 好 調 整 吓 自 己 。

有 玄 機   黃 色 戒 指 繩 辟 邪
衞 詩 藏 毒 案 結 束 後 , 驚 魂 甫 定 , 昨 日 即 返 港 。 只 見 衞 詩 在 日 本 上 機 前 , 左 手 無 名 指 戴 上 胞 姊 衞 蘭 寄 給 她 的 黃 色 戒 指 繩 , 返 港 後 戒 指 繩 則 改 戴 在 中 指 上 。 玄 學 家 林 炳 南 表 示 , 此 黃 繩 有 定 驚 辟 邪 效 用 , 與 玉 飾 功 效 相 似 。 不 過 衞 詩 命 格 屬 火 , 需 要 木 和 火 , 但 忌 水 與 土 , 而 無 名 指 屬 水 , 中 指 屬 土 , 故 應 戴 在 屬 木 的 食 指 上 。 至 於 她 身 穿 的 紫 色 外 套 , 五 行 上 屬 火 , 故 對 衞 詩 較 有 利 。
至 於 信 佛 的 衞 蘭 連 日 來 在 左 手 所 戴 的 紅 繩 和 佛 珠 , 林 炳 南 表 示 紅 繩 也 有 定 驚 辟 邪 之 用 , 他 說 : 「 左 手 屬 木 , 紅 色 屬 火 , 木 生 火 , 對 佢 比 較 有 利 , 而 且 戴 紅 繩 有 助 化 解 是 非 , 趨 旺 運 勢 , 可 以 消 災 解 難 。 」

*********************************************************

成報

妹妹返咗嚟我好安心 衛蘭望件事盡快完結

【本報娛樂組報道】衛詩的孖生姊妹衛蘭(Janice)連日來都忙於錄音,昨日在家中等候與妹妹見面,不過兩人卻面臨分居的現實。Janice往北角錄音時,被問及J i l l 搬離一事, 只回應說:「妹妹返咗嚟,我好安心。」她又希望該件事盡快完結。

Janice於4時40分乘坐保母車由大埔道的寓所前往北角的錄音室,大批傳媒阻擋􃠥她的座駕拍照,擾攘一輪座駕才能順利駛出;於5時20分左右到達北角的錄音室,唱片公司高層王凱文先行下,然後扶着Janice下車,穿着黑色圖案T恤和黑色牛仔褲的Janice與妹妹戴􃠥同樣的黃色冷帽,甫下車的她立即被記者包圍,並不斷追問她:「妹妹返嚟有冇傾偈?」「你哋傾咩?」「有冇喊?」「有冇勸妹妹唔好再吸毒?」她亦只是不斷說:「唔好意思,總之好安心妹妹可以返到嚟。唔好意思,我真係要做嘢啦!」

聞妹跌倒十分擔心

約8時20分,Janice離開錄音室時再度被傳媒包圍,問到是否老闆黎明(Leon)下令叫妹妹搬離舊居?她只說:「我唔知。」會否向Leon求情,畀妹妹同住?她又重申:「我好開心妹妹可以返嚟,希望所有嘢都快啲完結。」說到Jill返舊居時不慎跌倒,她立即反問:「咩?」表現得十分擔心,之後就匆匆乘車返回大埔道的寓所。

*****************************************************

星島日報

衛 詩 「 腳 軟 」 家 門 外 仆 倒

  (星島日報報道)在日本藏毒獲輕判緩刑的歌手衛詩,昨日終於回家了,甫見胞姊衛蘭,即相擁痛哭,傍晚匆匆返回闊別兩月的父家,共聚親情,由於連日疲累及抑鬱,加上歸心似箭,當到達家門前已因情緒激動不能自制,「哎呀」一聲跌倒,情況相當狼狽。

  二十七歲的衛詩獲東京裁判官輕判緩刑,重獲自由,昨晨七時十五分(當地八時十五分),在父親及經理人陳善之等人陪同到成田機場,乘坐日本航空JL七三一班機離開日本,下午一時五十分航機安全降落香港國際機場。據唱片公司發言人表示,衛詩暫時會搬回與父親居住,因為父親在法庭上承諾法官好好照顧愛女。

  衛蘭衛詩這對孿生姊妹闊別兩個月,身為姊姊的衛蘭心急見衛詩,昨提早在郝德傑山寓所等候,當衛詩出現眼前,衛蘭已按捺不住撲上擁抱她,兩人立即哭成淚人,衛詩更激動擁抱唱片公司的同事,令在場的人為之感動。

  衛詩離家只是兩個月,好像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一邊與姊姊閒話家常,一邊收拾家居,兩姊妹如有說不完的話,樂聚天倫。

  至下午四時許,衛蘭要趕往北角錄音,依依不捨離開,衛詩則掛念父親,亦於五時許,戴上冷帽,手持一個冷織的狗公仔,登上座駕直駛紅磡黃埔新安富樓舊居。

  她在大批記者簇擁下,須由助手開路,慢慢步回安富樓,她歸心似箭,到大廈門前心情緊張,只差幾步便返抵舊居,突然顯得全身乏力腳軟,身體失重心向後跌倒,「哎呀」一聲坐倒地上,相當狼狽,衛詩還不慎走光露出內褲邊,助手立即扶起她,直入安富樓返家,兩父女共聚親情。

  衛蘭與妹妹聚天倫後,神情比日前輕鬆得多,返抵北角錄音室,甫下車便被記者包圍,不斷被追問與妹妹重逢的情況,她不斷說:「唔好意思,妹妹可以返到來,好安心。」當知道衛詩在舊居跌倒,她驚愕叫:「吓?」顯得很擔心。

  至晚上八時二十分,衛蘭離開錄音室,被問及妹妹搬返舊居是否老闆黎明的命令,她說:「不知道?」至於會否代妹妹求情,她表示:「我好開心妹妹可以回來,希望所有事可以盡快完結。」

  衛詩回港後,未有作出任何回應,記者致電其所屬的A MUSIC唱片公司,詢問有關衛詩何時會舉行記者會交代事件?唱片公司發言人只答:「不講。」

  對有報道指唱片公司會跟衛詩解約?該發言人則回應:「我們會跟律師商量做應做的事,暫時給衛詩休息一下。」至於衛詩的情緒和狀態如何?該發言人僅回答:「多謝關心!」

***************************************************

文匯報

「過來人」現身說法 蘇永康:衛詩魂魄未齊

 曾犯吸毒要「勒戒」的蘇永康也認為有機會應多出席正面的活動,畢竟曾犯過錯的人的說話,是比「傑青」去向年青人講更具說服力。對於衛詩的事件,會否鼓勵她多出席正面活動?蘇永康指要看她的老闆黎明,其實現階段應先沉澱一下,可能衛詩尚魂魄未齊,像他自己當年花上兩年在內地拍劇,清醒後才懂怎去繼續行自己的路,但相信這次對衛詩的生命已烙下很深的印記。

*****************************************************

新報

衞詩未玩完

被日本羈留60日的衛詩(Jill),前日獲輕判後,昨午乘日航班機於1時30分由東京平安返港,對於她今次獲緩刑判決,一眾藝人都希望她能痛定思過,重新振作;家姊衛蘭(Janice)坦言說:「開心晒!」而A Music對Jill這次犯錯的態度亦有所改變,由最初強硬宣布要止終合約,到她獲釋返港,唱片公司發言人口氣亦放軟,似乎有所轉機,不過關楚耀仍然閉門思過,兩人的情路比起事業更加崎嶇。

蘇永康:魂魄未齊
蘇永康表示自己有機會便會盡量出席正面的活動,他說:「我們犯過錯(蘇永康在2002年6月曾於台灣被警方發現藏有搖頭丸)的講,好過傑青向年輕人講。」
問蘇永康會否鼓勵衞詩多出席正面活動?他表示這要看黎明怎樣做法,並覺衞詩現階段要先沉澱一下,覺得對方現在應該魂魄未齊。康仔透露當年自己花了兩年時間在內地拍劇,才知自己想怎樣,他說:「這次對衞詩生命也有很大烙印。」

Messages In This Thread

2009-04-26 新聞
視頻﹕2009年4月25日衛詩日本返港
嘩! D記者逼成咁, 點睇到路? 真係好易跌親!
Re: 嘩! D記者逼成咁, 點睇到路? 真係好易跌親!
衛詩返港遭警搜居所 面對傳媒追問低頭掩面抽泣
衞詩房間地氈式搜毒/黎明打友情牌 清洪傍衞詩
蘇永康:衛詩魂魄未齊 鼓勵衛詩的說話留給黎明說吧!
我們需要有寬恕的社會
黎明口硬心軟暗啃衞詩巨債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
Re: ....I mean Leon雪中送炭 Arh!....感動到寫錯字...
Re: ....I mean Leon雪中送炭 Arh!....感動到寫錯字...
昨天是雨過天晴,今天是人間有情(w/t)
Re: 感動, 好人是做的不是講的! 有黎明所以人間真的有情, 有義, 有関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