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Leon

黎明口硬心軟暗啃衞詩巨債
In Response To: 2009-04-26 新聞 ()

東方日報

黎明口硬心軟暗啃衞詩巨債

衞詩(Jill)日本承認藏毒被判緩刑後,據Amusic早前在記者會上表態,Jill昨日返港後合約即告終止,孖生家姐衞蘭更要孭起官司連帶的近五十萬使費,但老闆黎明卻口硬心軟,硬啃巨額債務,更保留經理人合約,畀機會Jill重新做人!

Jill在日本被拘留兩個月,昨日才正式獲准返港,藏毒事件被傳媒揭發後,Jill所屬的唱片公司Amusic即時派員到當地營救,經理人陳善之率先飛抵日本了解事件,其後又偕Jill父親Joey及Amusic傳媒總監沈小姐飛往日本出庭作供,所有機票、飲食、住宿等花費不少,加上到當地聘請律師、翻譯員等,估計使費總共接近五十萬港元,暫由Amusic墊支。

工作量不夠還錢
據早前Amusic記者會上表態,若確實Jill吸毒,將即時終止唱片合約,隨着Jill因藏毒被日本法院定罪,亦代表Jill再不是Amusic的旗下藝人。雖然Jill未有欠公司任何債務,但近年工作量不多,要還錢的確非常困難,孖生家姐衞蘭便自動請纓,要求為妹妹孭起數十萬債務,希望搏命工作「妹債姊還」,可見兩姊妹的感情非常深厚。

提升至商務機位
一向相當疼錫兩姊妹的老闆黎明,在事發後雖以鐵面無私姿態示意將會嚴懲Jill,但私底下卻口硬心軟,睇見Jill在日本吃盡苦頭,身為老闆的他願意暗啃當中所有使費,更主動為Jill父親等人的機位由經濟提升至商務客位,希望大家可以舒舒服服到當地面對事件,十分貼心。此外,黎明有見Jill獲釋後大表悔意,又成功搣甩毒癮,雖已跟Amusic沒有唱片合約,但仍決定保留Jill與百事活娛樂事業有限公司的經理人合約,讓她有重生的機會。

採訪:音樂組


黎明現保留衞詩的經理人合約,希望留一條生路予有悔意的衞詩。(資料圖片)


黎明甚疼錫衞蘭(左)和衞詩,前年更為衞蘭開辦首個演唱會。(資料圖片)


衞詩和衞蘭與應昌佑等Amusic旗下藝人,年初特別為黎明所送的七人車粉飾。(資料圖片)


Amusic派出工作人員赴日接衞詩回港。

***********************************

「自由」定食$48萬

為拯救在日本因藏毒罪被拘留的衞詩,黎明除了派陳善之及Jill爸等人飛日本探監和出庭求情,更花費約港幣30萬元,聘請由資深大律師清洪、大律師盧敏儀及另一位律師等法律團隊在香港機場隨時候命,以協助Jill應付警方調查,全由Leon找數。大律師黃國桐說:「因為毒品調查科已介入,Jill要好小心,行錯一步都死,搵定兩個大律師都好啱,每位要十萬元都值得。」

使費一覽
3月6-7日

陳善之(1人)

機票(經濟客位) $4,000

住宿 $1,970

交通、膳食及雜項 $3,000

4月22-25日

陳善之、Jill爸及工作人員(3人)

機票(商務客位) $41,400

住宿 $15,760

交通、膳食及雜項 $10,000

4月24-25日

衞詩

機票(商務客位) $15,010

住宿 $1,970

日本律師費(堂費) $47,000

(見面費) $32,000 

香港律師費 $300,000

翻譯員 $3,000

交通、膳食及雜項 $5,000

合共$480,110


陳善之(右)與Jill爸前日在日本聽審。

*****************************************

太陽報

突轉軚保留經理人合約
黎明心軟營救重現Jill氣

26/04/2009
文: 專案組

結束60日日本「獄中生涯」的衛詩(Jill)昨日安然返港,不過由於事件嚴重影響形象,再加上所屬唱片公司Amusic一直強硬要終止合約,令Jill苦陷失業危機。不過據知Amusic老闆黎明(Leon)最後決定保留Jill的經理人合約,為她留下一線生機。而原本由衛蘭一力承擔的救Jill費,最後亦由Leon支付。

衛詩在日本捲入藏毒案初期,其所屬的唱片公司Amusic及經理人公司百事活老闆黎明甚為震怒,更揚言:「如果證實同衛詩有關,我同Amusic係唔容許。」而Amusic亦曾召開記者會表示,假若Jill被確認有吸毒,將即時終止合約,令Jill的前景陷入危機。

但昨日事件出現轉機,據知雖然Leon履行當初承諾,會即時終止與Jill的唱片合約,但有見Jill事發後深感後悔,除了努力戒甩毒癮外,返港後更第一時間致電Leon道歉,誠懇之情令Leon深受感動;加上姊姊衛蘭(Janice)一直在Leon面前為妹妹說好話,令向來重情義的Leon態度軟化,為免Jill的演藝事業「一鋪玩完」,故決定保留其經理人合約,即她仍可在經理人公司安排下接拍廣告、電影及其他與演藝事業有關的工作,Jill可謂絕處逢生。

老闆放生免除「妹債姊還」
除了在事業方面扶Jill一把外,Leon在經濟上亦全力支持Jill,據知是次救Jill行動的所有使費,包括陳善之、Jill爸及工作人員等來回港日的機票、食宿,以及聘請日本代表律師及香港資深大律師清洪的約50萬元費用,將全數由Leon一力承擔。而口硬心軟的Leon,為了讓Jill返港後有充分休息,更特意將眾人的經濟客位Upgrade至商務客位,足見Leon對Jill的疼愛之情。

其實該筆款項原本是由Amusic替Jill墊支,Jill回港後需全數攤還;不過由於Jill近兩年收入不多,故此Janice最初打算「妹債姊還」,將該欠債全數「攬上身」。如今Leon肯心軟認頭,可謂令兩姊妹鬆一口氣,而Jill亦可在「無債一身輕」的情況下,全面挽救現時陷入危機的演藝事業。


衛詩與家姐衛蘭戴上同款不同色眼鏡,果然姊妹同心。/ Jill等一行人離開香港機場禁區,入境處人員全程在旁守候。


被拘留60日的Jill,在陳善之護送下返回香港。 / 獲釋返港後Jill心情輕鬆,而且表情多多。雙手掩面


低頭痛哭

********************************

Jill爸帶返舊寓所再教育
衛蘭與妹分居相擁痛哭

26/04/2009
文: 專案組

衛詩(Jill)與衛蘭(Janice)原本一起生活,不過經過一場毒海翻波,衛父Joey Vidal決定接Jill返回紅磡舊居居住,誓用父愛導愛女走向正途,一向對Jill照顧有加的Janice,更為Jill執好房間,看見妹妹能平安歸家,與Jill同戴黃色冷帽的Janice舒一口氣說:「安心晒!」

吸毒令Jill上了寶貴一課,逃過牢獄之苦,她決定返港重新做人。作為父親的Jill爸在日本法庭上深責自己,沒有好好照顧Jill,自責令Jill沉淪毒海。所以Jill爸決定於愛女返港後補償一切,接她返回紅磡蕪湖街舊居一起居住,據知,此舉除希望給予Jill多點父愛及補償過住錯失外,更希望不影響Janice日常生活,令她可以專心工作,在樂壇繼續發展。

面容略見憔悴
因為Jill一直是與Janice一起生活,她的日常生活,以至起居飲食都由Janice一手包辦,平日連洗衫拖地,都由Janice負責,Janice為怕Jill一時不能適應新生活,早前更避開傳媒耳目,拿了Jill的日常用品及衣服返到舊居,為妹妹執拾房間,期望Jill能好好生活。

昨午3時,Jill從機場返回大埔道寓所,Janice一早已在家中等待妹妹歸來,經過60天的拘留,兩姊妹見面時相擁痛哭,恍如隔世。經過個多小時的相聚後,Janice因為要繼續錄音工作,於昨午4時45分離開寓所,驅車前往北角開工,只見頭戴黃色冷帽及黑框眼鏡的Janice面容略見憔悴,兼掛著一雙黑眼圈,不過她回答記者時面露笑容,明顯心情輕鬆,問見到Jill有否開心落淚?Janice即說:「安心晒」。

返家門外仆倒
下午6時,Jill返回保母車,換上一身紅色格仔衫,與Janice戴同一款黃色冷帽,手抱一隻貓公仔離開大埔道寓所,返回蕪湖街舊居,現場早有記者採訪,未知是否因為門口太小,或是良久未有返家,Jill不慎發軟蹄在樓梯跌倒,幸好沒有大礙。原來Jill爸一早已為Jill親自下廚,為她準備雞、魚及滋潤魚湯等Jill喜歡的餸菜,Jill原本想帶心愛的貓咪返「新居」,可是因為記者太多的關係,惟有暫以貓公仔頂替。

昨晚8時20分,Janice完成錄音離開,對於有指黎明不欲她與Jill一起居住,她即說:「唔好意思,希望呢件事已經完結。」但當問到Jill在歸家時跌倒,Janice即關注地問記者:「?係呀?」有傳Janice寓所是Amusic給予她兩姊妹的宿舍,因此在Jill出事後勒令分開兩姊妹居住,據知,Janice的大埔道寓所是自租的,而非公司宿舍。

*******************************************************

Amusic態度硬變軟

26/04/2009

衛詩(Jill)涉吸毒案,其唱片公司Amusic最初表明立場必會與她解約,但後來公司態度軟化,由「棄Jill」變為「撐Jill」。

3月3日 : Amusic老闆黎明(Leon)義正詞嚴地說:「如果證實同詩有關,我同Amusic係唔容許!」

3月5日 : Amusic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總經理張家豐表示會停止Jill一切工作一段時間,更表明若證實她有吸毒,會即時終止合約。

3月14日 : Amusic宣布Jill的驗尿報告指她體內除大麻外還有其他東西,但兩日後又轉口風表示她拘留期間曾接受3次驗尿,最後一次證實完全乾淨,態度明顯軟化。

4月24日 : Jill就吸毒案件出庭,經理人陳善之專程到日本旁聽,更代她求情,表示唱片公司會全力撐她。

*********************************************

耗資48萬換自由

26/04/2009

黎明為了這次「衛詩拯救大行動」耗資近50萬港元,除了派親信兼經理人陳善之兩度赴日外,前日再掏腰包讓陳及Jill爸等人赴日出庭求情及接Jill,又花費30萬港元聘請資深大律師清洪及大師律盧敏儀等律師團在機場候命,協助應付香港警方。大律師黃國桐:「由於香港警方的毒品調查科已介入事件,詩必須小心應付,一講錯就死,請大律師穩陣啲!每位律師費成10萬都值得。」

6-7/3

陳善之(1人)

機票 經濟客位 $4,000

住宿 $1,970

交通、膳食及雜項 $3,000

22-25/4

陳善之、Jill爸及工作人員(3人)

機票 商務客位 $41,400

住宿 $15,760

交通、膳食及雜項 $10,000

24-25/4

衛詩

機票 商務客位 $15,010

住宿 $1,970

律師費 日本堂費 $47,000

日本見面費 $32,000 

香港 $300,000

翻譯員 $3,000

交通、膳食及雜項 $5,000

「救Jill」費合共:$480,110

**************************************

傳黎明下令衞蘭衞詩分居 返抵香港 再與胞姐分離

明報專訊】衞詩在日本藏毒罪成,前日在東京地方裁判所被判入獄2年,緩刑3年。昨日,衞詩在父親、經理人陳善之、媒體總監沈小姐陪同下返抵香港,她返港後即面對另一次「與胞姊衞蘭分離」。

自衞詩出事後,已有傳Amusic會「棄詩保蘭」,即使衞詩返港,也不能與姐姐一起居住。果然,衞詩連包袱都未執,便被送離過往與家姐一起居住的大埔道寓所,美其名是方便父親照顧,實際是將姊妹「隔離」。

衞詩昨日返抵香港,隨即返回大埔道寓所與姐姐衞蘭重聚。之後,衞詩被安排到父親位於紅磡德民街安富樓的寓所。

搬返父親寓所居住

據Amusic沈小姐透露,衞詩是搬返父親家居住,衞父在日本承諾好好照顧女兒,他亦有感過往對衞詩關懷不足,故現在父女一起居住。至於衞蘭是否適應與妹妹「分居」?沈小姐說:「衞蘭與衞詩的情緒已穩定了,衞蘭隨時可以去探望妹妹。」

衞蘭拒談「分居」

雖然衞詩搬離衞蘭寓所說是方便父親照顧,但另有說法是Amusic老闆黎明下令衞詩要搬走,以免連累衞蘭。衞蘭昨晚8時許完成錄音,她沒有往父親寓所與妹妹相聚,反而直接返大埔道寓所。被問及妹妹與她「分居」是否黎明的主意?衞蘭連聲說:「我唔知呀!我唔知呀!」表現得非常避忌。問她會否向老闆求情,讓妹妹跟她一起住?衞蘭說:「總之妹妹返港,我好開心,希望事件盡快完結。」

途人注目 衞詩驚惶失措

昨早7時45分,身處日本的衞詩與父親、經理人陳善之離開酒店往成田機場,她現身時容顏蒼白憔悴,雖然戴着眼鏡,但仍難掩眼腫腫。據悉,父女前晚在酒店房間忍不住對泣。身穿連帽衛衣的衞詩笠着頭,頭耷耷落車,記者問她終可返港是否開心?有否跟家姐、媽咪聯絡?她皆點頭微笑。不過,她被連番追問有否跟關楚耀 聯絡時,卻表現得木無表情,沒有任何反應。

過去兩個月,衞詩在拘置所被單獨囚禁,她前日由離開裁判所開始,除了一直被傳媒包圍外,還受到人群的注目。衞詩步入成田機場禁區,過海關 時非常順利,但她在人群中變得驚惶失措,全程抿嘴,她更拉着媒體總監沈小姐,想躲在對方身後。其間,途人投以好奇目光,衞詩的頭耷得更低,她又掩嘴、不時撥着稀疏的前額頭髮。

心有靈犀 姊妹同戴黃帽

衞詩抵達香港機場,折騰一輪至3時30分才返抵大埔道寓所。相隔兩個月沒見面的家姐衞蘭在家等候妹妹,兩姊妹相處了個多小時,衞蘭才離開寓所,並到北角錄音室。戴着黃色帽與眼鏡的衞蘭,驟眼看來與衞詩更貌似,而她的臉色比之前寬容。衞蘭說:「好安心,妹妹返港了。現在我要工作,其他不方便多講了。」

手綁紅色平安繩

衞詩梳洗後換上一套由外到內的紅色衫,於5時45分離開寓所,她與家姐心有靈犀,一同選了黃色、款式相近的帽子,以及同款大眼鏡。穿著紅色格子恤衫的衞詩緊抱着紅色貓形毛公仔在懷中,手上分別縛有紅色平安繩,中指戴着一條圍成戒指形狀的青綠色平安繩,她被送到父親位於紅磡德民街安富樓的寓所,衞詩與衞蘭入行前也是在該處居住。衞詩踏入大廈前不慎跌倒,露出紅色內褲邊,她由內到外也穿著紅色服飾,不難相信她希望紅色能催旺運氣。Amusic沈小姐被問到,衞詩一身紅衣是否要催旺運氣?她表示「大家想多了」。

記者:林祖傑 孫慧莊

攝影:黃梓烜 劉永銳 孫華中


衞詩一行人乘坐商務客位返港,她在機艙內一臉倦容。
衞詩用帽笠着頭兼抿嘴,面對別人的目光,她顯得非常避忌。


衞詩在人群中表情驚惶,頭耷得更低。


攬着紅色貓貓毛公仔的衞詩連行李都未執,便被送到父親寓所,她跟姊姊衞蘭皆戴上黃色帽、紅色平安繩,她的中指更套上一個青綠色的繩圈。


衞蘭拒談與妹妹分開居住的因由。


衞詩在街上跌倒,旁人即時將她扶起。